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586章 用過即棄的棋子
  整個京城都被昨晚這場大雪所覆蓋。

  等天亮以后,又是晴著的,薄薄的日光落在積雪上,反照出格外刺目的白色。

  皇宮里那重重樓宇宮闕,也無不一夜白了頭。

  琉璃瓦,紅墻檐,雕龍刻鳳,霜雪深覆。檐角揚上青天,宛如少女在雪中踮起的腳尖。

  一些沒有被雪完全覆蓋的地方,依稀呈現出斑駁而鮮艷的色彩來,比墻角盛開的梅花更具冷麗而奢華的美感。

  今日謝初鶯進了宮,她披著一件厚厚的狐裘披風,露出一張盈盈美麗的臉蛋,走在那晃眼的一段段雪白臺階上。

  她來到太后的宮殿里,太后正在寢殿中養傷。

  寢殿里放了多個暖爐,外面清寒蕭索,里面溫暖如春。

  謝初鶯昨天上午就來過了一趟,只是和其它來探望的命婦一樣,也沒能見上太后一面。

  眼下她見了太后,太后形容蒼老憔悴,而且渾身帶著一股濃濃的病態,頓時眼淚就下來了,喚道:“太后……”

  太后自醒來心情就極為不好,加上昨天傍晚孟娬來了一趟,氣得她晚上都沒怎么睡得著覺。

  身邊的嬤嬤全被燒死在佛堂里了,只要她一想到這點,腦海里下意識就會浮現出她們在烈火里掙扎的場景。

  如此,太后的精神又怎么可能會好。

  她看見謝初鶯哭,也沒再像往常一樣心疼憐愛了。只覺得謝初鶯哭得她無比暴躁。

  太后冷眼厲色道:“要哭滾出去哭,哀家還沒死呢!”

  她的聲音仍是粗嘎難聽,多說一句都費力。

  謝初鶯被嚇得顫了顫,連忙拭了拭眼淚,道:“初鶯只是見太后傷得這般嚴重,一時傷心難過,所以才忍不住……”

  太后閉著眼,明顯心情糟糕透了。

  她許久沒說話,謝初鶯便在寢宮里跪了許久,不敢起來。

  后來太后才不耐煩地睜開眼,斜乜她一眼,道:“外面不是下雪了嗎,天兒冷,路又不好走,你大老遠地來一趟,就是為了一聲不吭地跪哀家的?”

  謝初鶯咬了咬唇,含淚道:“太后,初鶯知錯了。懇請太后救救初鶯!”

  太后不語,她又道:“初鶯聽說,昨天皇后娘娘召集了宮人,找到了那名殺害宮女的兇手……”

  太后打斷她,語態一半怒一半冷,道:“跟在哀家身邊這么久,哀家真是白教養你了!做點事,拖拖拉拉破綻百出,到最后還要哀家來給你收拾這爛攤子!”

  謝初鶯搖搖頭,面色驚慌道:“請太后相信初鶯,初鶯絕沒有……”

  太后道:“你回去吧,哀家不想再聽了。這件事哀家替你了,你往后無召不要再進宮來,哀家暫時不想看見你。”

  謝初鶯面色蒼白,萎頓在地。

  這意味著什么?意味著她在太后身邊失寵了,也失去了可以自由出入宮門的特權。

  最后嬤嬤把謝初鶯送了出來,見謝初鶯哭得委實傷心,便勸了一句道:“謝小姐不要太難過了,太后心情不好,就連皇上和皇后娘娘來了,也是這樣的。等過些日子太后傷情好些了,興許就好了。”

  謝初鶯走后,太后就叫了新晉的太監來,吩咐他往內庭司那邊走一趟。

  這太監原先也是在太后宮里當差的,是個半生不熟的臉孔。太后身邊無熟人可用,只能將就著用他們。

  那太監領命,當即就帶著兩個小太監往內庭司去了。

  說來那兇手被押進內庭司后,昨晚就遭了一頓酷刑。

  等到用刑完了,就丟進冰冷的牢房里,奄奄一息。

  太后宮里的人過來時,內庭司也不敢得罪怠慢太后的宮人,點頭哈腰地把幾個太監迎進去,道:“怎敢勞公公親自前來,有什么吩咐派人捎個話兒就行。”

  一時又是熱茶又是碳爐的伺候。

  那兇手聽著牢門外的話語聲,一時意識模模糊糊,仿佛又回到了臘八節當晚,也是冷得人渾身骨頭發僵。

  那天晚上,他本不是要殺那宮女,只是奉命嚇一嚇她,可萬萬沒想到居然中途被人撞破了。

  他只有跑。

  可還沒等他緩過神來,他就被人盯上了。

  那人站在暗處,對他說道:“方才那宮女看到你的臉了。”

  他渾身一凜。

  那人又道:“我知道你只是奉命行事,可你若是做得不干凈,反而連累了你主子,一旦被那宮女揭穿了,你一個奴才也不會有活路。”

  說著,便有一只手伸出來,遞了一只濕濕的錦囊給他,又道:“現在那宮女正在回去換衣服的路上,你還有機會挽回。就看你自己選擇了。”

  他頓時明白了說話人的用意。

  他想獨善其身,那個宮女就必須死。

  可是他回頭一想,知道這一切的還有暗處的這個人!

  這人卻似看穿了他的心思,道:“你現在去找她還來得及,這個錦囊放在宮女那里,便不會有人懷疑到你頭上,之后我也只當從來沒見過你。可你若是在此和我糾纏,只怕讓那宮女告到御前了。”

  權衡利弊之下,他接過錦囊攥在手里,立馬又倒回去追那名宮女。

  當他堵上那名宮女時,宮女瑟瑟縮縮,顯得十分警惕。畢竟先前她才被個太監給摁在水里差點淹死。

  他緊緊盯著宮女,把手里的錦囊遞給她,試探道:“剛剛在湖邊撿到的,是不是你的?”

  宮女伸手接過,辨認了一番,道:“這不是我的。”繼而她又想起了什么,道,“不過我興許知道這錦囊是誰的,一會兒我拿去問問便知。”

  他心中狐疑,不是說她已經看見了自己的臉了嗎?為何見了他只是警惕,卻并不害怕逃跑?

  難道那個人是騙他的?

  宮女拿著錦囊轉身就走了,然,剛走了兩步,驀地停下來,再回頭看向太監時,問道:“不對,你怎么知道我也去過湖邊?”

  他只是看著她,沒回答。

  宮女眼神緩緩往下移,落在他同樣打濕的衣角上時,臉色頓時就變了,踉蹌后退兩步,轉身就跑。

  他終于意識到,宮女這才是認出他來了。

  可箭已離弦,沒有退路。他不得不拔腿去追。

  最終,他也只是一枚被人用過即棄的棋子。而他連這個用他的人是誰都不知道。

  他不想死在這里,可進了這內廷司,不敢亂說話,一旦對內廷司里的太監說出個一字半句,可能只會死得更快。

  眼下終于等到了別的太監過來,他想當然地以為是皇帝派人來詢問結果。

  他在牢里聲如蚊吟地道:“我招……我知道的全都招……”

  太后宮里的太監端著拂塵站在牢門外,神色莫測地看著他。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