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498章 過來,我抱一抱
  殷珩在書房里忙得晚,出書房時本想來看看孟娬,結果崇儀一看見他,就先吹口哨提醒孟娬。

  孟娬的聲音就從屋子里傳來:“快,快把門閂好。”

  殷珩:“……”

  這是在防狼還是在防賊?

  下次老柴再殷勤地送去皺膏來時,殷珩就問他:“女子產后,皮膚具體是怎樣的?”

  老柴道:“自然是很松很皺啊。王爺想啊,懷胎十月的時候,肚子撐得那么大,等孩子一出生,雖然又會癟回來,可被撐大的皮膚不可能馬上就能恢復原狀的,必然就會松垮下來。

  “就好比那魚泡,鼓著的時候是瑩亮圓潤的,可一破了之后,便是皺巴巴的了。王爺若是好奇,親眼看看王妃的情況不就一清二楚……”

  話說到此處,老柴抬起頭看向殷珩,“王爺不會還沒看過吧?”

  殷珩目色不是很友善,“我要是看過了,還會問你嗎?”

  老柴立馬反應過來,恐怕是王妃不愿意給王爺看,王爺才會來問他。

  于是當即又改口道:“王爺不要苦惱,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王妃這也是人之常情。”

  殷珩看了看手里的藥膏,不再多言,只道:“這去皺膏如何使用?”

  不得不說,孟娬的一日三餐,搭配著她毫不懈怠的運動,再配以早先的緊膚膏,頗有成效。

  她腰腹上的皮膚明顯緊致了一些,摸起來也較之前順手了。

  殷珩再給她拿去皺膏來時,孟娬眼神明顯亮了亮。

  只不過殷珩卻沒有第一時間讓她得到手。

  他道:“過來,我抱一抱就給你。”

  這些天防著他跟防什么似的。

  孟娬一聽,又防備道:“我知道你隨時準備掀我衣服,我又不傻。”

  殷珩看著她,片刻無奈地牽了牽唇角,道:“我不看了。”

  孟娬愣了愣。

  他低低道:“你不想我看,我便不看了。”

  孟娬就笑了起來,道:“你確定你不是在詐我?”

  殷珩亦緩緩笑道:“我確定。”

  下一刻,孟娬就朝他撲了過去。

  殷珩勾住她的腰,一下子用力地把她擁入懷里。

  她腿上也沒有閑著,跳起來盤在他腰上。

  殷珩一面托著她的身子,一面在她耳畔輕細道:“這么大動作,沒問題?”

  孟娬知他問的是什么,吃吃地笑:“好得差不多了。”

  殷珩問道:“老柴的藥有效果么?”

  孟娬道:“效果頗好。”

  殷珩道:“不管有什么不讓我看的理由,你高興就好,我便沒什么不高興的。”

  孟娬倚在他肩頭,勾唇道:“還不是怕你以后嫌棄我。”

  殷珩瞇了瞇眼:“就這個理由?”

  如果是這樣,那也算不得什么理由。

  孟娬怕他出爾反爾又來掀他衣裳,趕緊按住他手臂,低笑出聲道:“我開玩笑的。”

  過了一會兒,她又道:“我只是不想讓你長久地記著罷了。眼下雖然不好看,可我早晚會恢復好的;但若你看了就會記在腦海里,往后你是不是就總是會想起我不好看的樣子來?”

  她知道那不是嫌棄。

  那只會是某種愧疚和心疼。

  可她也不想要他愧疚心疼。

  殷珩緊了緊擁著她的手臂,無言。

  孟娬道:“我遲早會好的,我們就不要糾結這個過程好不好啦。”

  她伸手到殷珩的袖里,摸到了去皺膏,新奇道:“這個怎么用?”

  殷珩應她道:“用在緊膚膏半個時辰之后,要按摩吸收。”

  后來殷珩便真的沒有硬要掀開她的衣裳看一看了。

  他們各自都守好那份想要心疼對方的心情。

  后來殷珩比較忙,除了要去上早朝,還要處理相應的公務。

  殷國與朗國的和平條約已經簽訂好了,朗國割讓五城,并賠上一大筆戰爭款項。

  邊境的兵防也修整穩固,凱旋大軍行軍緩慢,花了一兩個月的時間才陸陸續續地抵達京師。

  皇帝心情大好,親自出城相迎,緊接著犒勞三軍,再論功行賞。

  那些天,殷珩在家吃午飯的次數都比較少。

  這也方便了孟娬,她著單衣,背著嬤嬤們和夏氏在房里活動,每每下來身上都會出一層汗。

  不過身體卻越來越感覺輕松。

  嬤嬤們交代了,這個月里不能洗頭洗澡,只能老老實實地穿暖和了躺床上休息,頂多躺久了在屋子里走動走動。

  另外嬤嬤也給孟娬準備了裹腹用的料子,讓煙兒幫孟娬把腰腹裹起收攏,以便好恢復婀娜的身材。

  只不過孟娬丟在一邊一次也沒用過。

  她們要是看見孟娬又是拉腿又是抻腰還進行腹部鍛煉的話,非得急得跳腳不可。

  出汗過后,煙兒和崇儀又偷偷打開水來給孟娬擦洗身子。

  洗頭的時候就比較麻煩,要把院里的嬤嬤都引開。

  洗完以后趕緊用爐子烘干。

  所以月子期間,原本應該是邋里邋遢的,孟娬卻是清清爽爽的,身上也不見有什么不整潔的味道。

  每次殷珩抱她的時候,都能聞到她身上有股淡淡的乳香。

  裹腹布一次沒用,但她的身子卻在一天天恢復原貌。

  等過二十天的時候,外用藥加上運動的雙重作用,孟娬的肚子已經趨于光滑,只余下淺淺的細紋。

  做月子最后些天,孟娬見殷珩的次數越來越少。

  孟娬隔著房門與他說話聊天,但就是不見他。

  嬤嬤們表示理解,畢竟坐月子快一個月了,身上或多或少是有些難堪的。

  孟娬一邊拉伸腰腹,身上微微出汗,一邊放平聲音,也以此理由理直氣壯地回應殷珩:“我現在身上有味,還邋遢不整,馬上就要一個月啦,到時我們再見吧。”

  嬤嬤亦在門外勸道:“沒幾天了,王爺再忍忍吧。”

  孟娬笑瞇瞇地看著半開的窗外金色的陽光,假裝不知地問殷珩:“相公,今日天氣晴朗嗎?”

  殷珩應道:“甚是晴朗。”

  “那我出月子那天,還這么好的天氣嗎?”

  殷珩站在屋檐下,抬頭看了看檐外的天,見那天空碧藍無云,澄透好看,便道:“近來應是無雨。”

  孟娬就道:“那那天我們去踏秋吧。”

  眼下這京里,還留有最后一抹秋色。正是一年里與深春一樣燦烈的時候。

  “好。”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