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458章 我想回家
  孟娬攀過殷珩的肩膀往他身后看去,以崇儀的速度都被他拉出許遠,眼下竟還沒追上來。

  她便跟殷珩解釋道:“今天你去早朝了,太后派人來接我,我怕進宮有什么意外,就事先準備了一下。想著要是太后在宮里為難我,看見我出了血,一定不愿扯上干系,立馬就會把我放出來。

  “家里不是榴花多么,顏色又相近,就摘來舂成了花汁,兌了水,再加了點紅色的胭脂什么的,就很像血漿的顏色了。”

  正逢前面不遠有一座亭子,孟娬讓殷珩先把她抱去那里歇一歇。

  兩人進亭子后,孟娬被他輕柔至極地放在長椅上,她順勢倚著他懷里,伸手往裙子里掏了掏,掏出一個壞掉的囊。

  殷珩目光動了動,聽孟娬道:“估摸著是先前在欄桿上蹭破了。”

  囊上確實破了一道口子,孟娬扒開口子遞到殷珩眼前給他看,只見里面還殘留著一些沒濾干凈的榴花渣滓。

  孟娬望著他,聲音極為輕軟道:“相公,現在相信了吧。”

  像是一道力量,能撫到他的心里去。

  孟娬也沒成想,這招在太后那里沒用得上,最后卻嚇著了他。

  堂堂威風凜凜的殷武王啊,不知見慣了多少殺伐鮮血,竟然也會一見紅就分不出到底血還是花汁……

  他到底是該有多著急呢?

  孟娬看著他的臉,從懷里掏出她攜帶的帕子,輕輕為他拭汗,忍不住蹭上去親了親他的唇角,道:“不要著急啦,我真的沒事。”

  她撫了撫自己的肚子,道:“而且今天他很乖,平時總要鬧我,今天卻沒有。”

  嘴上這么說,但孟娬知道自己受了驚是真的,到現在心頭還七上八下的,停不下來。

  殷珩握住她給自己拭汗的手,低低地深沉地看著她,半晌道:“下次不會這樣了。”

  她那輕軟的袖角從腕間滑下,滑至手肘。

  若不是殷珩捉住手腕先發現了端倪,可能孟娬自己都沒發現。

  只見她小臂至手肘的地方,蹭破了皮,呈現出一片通紅沁血的模樣。

  孟娬看見他眉間的結又打了起來。

  殷珩道:“怎的不說?”

  孟娬自己瞅了兩眼,道:“方才自你出現,我的所以注意力都在你身上啊,哪還記得這個。”

  她都忘了疼,以為是不嚴重的。

  殷珩聞言頓了頓,也沒再多說別的,再彎身來抱起她,道:“還是得去太醫院看看。”

  孟娬教他抱著出了涼亭,行走在長長的柳蔭樹下。

  柳枝迎面分拂,湖風清爽送涼。

  沒走多久,崇儀才從后面追了上來。

  殷珩暫時顧不得責問她,雖然動作沒之前那般迅疾如風,可步子也開得闊,看起來沉穩有力,但速度不慢。

  等走完這條景色宜人的湖堤,再轉幾次路,就到了御花園。

  孟娬記得她坐轎子來時走過這條路,便輕輕抵了抵殷珩的衣襟,道:“我們回家吧。”

  殷珩低頭看她,放心不下道:“前面不遠就是太醫院了。”

  孟娬道:“家里不是有老柴嘛,這種皮外傷他最擅長不過了。”

  殷珩還想再說什么,她倚頭貼著他的胸膛,又低低道:“我想回家。”

  太醫院里的太醫本是最擅長女子病癥的,畢竟后宮里這么多女人。

  太醫肯定比老柴更了解孕婦。

  只是孟娬不放心。

  她現在對這宮里的所有人都不放心,盡管她知道有殷珩在,太醫的太醫也不敢動手腳。

  最終殷珩親了親她的鬢發,道:“好,回家。”

  穿過御花園,他帶著孟娬直直出了皇宮。

  崇咸和崇禮都得知了消息,此刻正驅著馬車在宮門口焦急地等待。

  見殷珩帶著人出來,還來不及松口氣,眼神落在孟娬裙角上的鮮紅印記時頓了頓,又緊緊吸了一口氣。

  幾人駕著馬車,調頭就往王府的方向回。

  太后這頭,由謝初鶯陪著,去內室休息了一會兒,又在佛堂訟了會兒經,招來嬤嬤詢問:“碧兒去送人,回來了嗎?”

  嬤嬤應道:“還不曾回來呢。”

  這時宮里頭也著實鬧起了不小的動靜。

  太監匆匆到皇帝這里來報,說是出了事。

  皇帝盡管有所心理準備,這殷珩一聽說自己的王妃被太后叫進宮就立馬過去了,不鬧出點風波是不可能的。

  但他也沒想到會鬧到十三皇子那里去。

  這下子御書房還議什么事啊,皇帝趕緊過去看看情況。

  事發的宮殿前的高高臺階,起碼有兩百多步。

  十三皇子往日最喜歡在這兒玩,他尤其喜歡把鞠球從臺階踢下去,再讓宮人累得跟狗似的跑上跑下給他撿。

  可今日滾下去的卻不是球的,而是兩個大活人。

  這兩個宮女均是太后宮里的。

  先掉下去的那個摔得輕些,可也摔斷了腿。而后掉下去的那個就比較嚴重了,渾身斷了好幾根骨頭,且到處都是擦傷。

  散落在臺階上的那些太后的賜品,也摔的摔碎的碎,沒摔壞的則讓宮人拾揀了起來,可也留下了滿地狼藉。

  皇帝一問才得知,今日殷武王妃險些從這里摔下去。

  都是因為十三皇子亂踢球,砸到了太后的宮女,宮女一慌,才不慎碰到了前面的殷武王妃。

  這可以說是一場意外,畢竟有這么多雙眼睛親眼看著,的確是十三皇子有錯在先。

  這時十三皇子還在哇哇大哭,簡直哭成了個小淚人兒。

  這也避免不了皇帝大怒,罰了十三皇子禁足三月面壁思過,連皇子生母也進行一番嚴厲的申斥教訓,陪同的宮人等一應受到了懲罰。

  皇子生母十分委屈,可也只能生生受下。

  隨后皇帝命人把太后宮里的人抬回去,并著人請太醫隨同。

  太后正用午飯時,兩人給抬進了她宮里來,她和謝初鶯著實嚇得不輕,差點碗都打翻了。

  再怎么老辣,也只是在勾心斗角方面的,像這般斷胳膊斷腿兒、渾身擦傷沁血的,太后也少見,一時心悸氣短。

  謝初鶯連忙給她順胸口,吩咐左右道:“趕緊把她們抬下去診治吧。”

  還不及多吃兩口,太后已然全無胃口。

  她正想找皇帝,皇帝就過來了。

  太后直截了當地問:“她們怎么會弄成這樣?”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