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427章 發現熟悉的身影
  果不其然,進了宮以后,那些打扮得莊重華麗的大家小姐,都更多地被擠兌。

  殷容的生母徐貴妃以及唐氏的姊妹唐妃,打從孟楣一來,就留意著她。她年紀雖然小點,可倒也難得的穩重,一言一行沉得住氣,皆無差錯。

  以往和孟姝在一起時,她都是做為孟姝的陪襯,因而甚少有人注意到她的不同。

  皇后給皇子選妃,除了家世品性,當然還得看撐不撐得住場面。

  最終孟楣被順利地指給了七皇子殷容。

  可同時指給殷容的還有一位,乃是當朝將軍之女明雁君。

  明雁君是正妃,而孟楣卻落得個側妃。

  另外還有數名大家小姐也都相應地被指給別的皇子做皇子妃,也有少數進了宮做秀女。

  其中,還有太后親自露面,選了一位謝家小姐做待定。

  這謝家是太后的本家,不過太后是為誰選的謝家小姐,誰也不確定。

  選秀一結束,各種道賀聲接踵而來。

  唐氏面上勉強掛著笑容應付,后同孟楣一道出了宮。

  一上馬車,唐氏的臉瞬時陰了下來,半分笑容也無。

  孟楣不見多高興,也不見多難過,好似沒心沒肺一樣,側頭看著窗外流走的段段宮墻。

  唐氏氣道:“原以為會把你指給七皇子當正妃,沒想到到頭來卻只是個側妃!”

  她見孟楣無動于衷,不由更加氣她不爭氣,心想要是換成她姐姐,指不定正妃的位置就到手了。

  唐氏語氣不善道:“你怎么不說話?”

  孟楣回過頭來,道:“能有側妃一位,已經很不錯了。明小姐是將軍之女,皇上這么安排,自然有皇上的考量。”

  唐氏依然不甘心,道:“早知如此,還不如把眼光放低一點,起碼也是個正的。”

  馬車出了皇宮,穿過鬧市,唐氏一直在喋喋不休地給孟楣說教。

  可孟楣都心不在焉的樣子,唐氏不由氣急道:“要是你姐姐,哪能讓我這么不省心!你現在多學學還來得及,莫要等進了門被人踩著翻不了身!”

  唐氏以前把精力放在教孟姝身上,有些忽略了這個小女兒,現在只能臨時抱佛腳。但孟楣卻壓根不領情的樣子。

  孟楣聞言,笑了起來,道:“母親這么看重姐姐,讓她來選得了。可姐姐不是已經指望不上了么,母親說她再好,又有什么用呢?”

  唐氏呼吸一窒。

  正說話間,馬車外面的丫鬟驚疑不定地出聲打斷道:“夫人,二姑娘,那邊街上的……好像是三姑娘。”

  兩人聞言,立馬中止了話題,連忙撩起窗簾往窗外看去。

  只見丫鬟指向的繁華的街邊,正停靠著一輛馬車。雖然距離隔得遠,可唐氏看得清清楚楚,那可不就是孟娬那個賤人,她就是化成灰她也認得!

  彼時孟娬正從茶樓聽書出來,在崇儀的攙扶下進了馬車。

  她身后還跟了一位著紅衣的男子,搖著折扇,嘴角微微噙著笑,竟是難得一見的風度翩翩,風流俊雅。

  孟楣道:“那又是何人?”

  “管他是何人,”唐氏頓時滿腔怒氣,“我倒要看看這次她們還往哪里躲。”

  說著就讓車夫跟上他們。

  唐氏沒有看見夏氏,眼下當然是不動聲色地尾隨他們,待確認了他們的住處以后,再派人一網打盡。

  不管賤人怎么逃怎么躲,最后鐵定是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這次,她定要讓那母女倆付出代價!

  孟娬他們的馬車晃悠悠地沒行多遠,影衛便不動聲色地從馬車旁經過,稟道:“王妃,后面有輛孟家的馬車尾隨,可要屬下把他們攔下?”

  孟娬瞇了瞇眼,挑簾看向窗外的街景,街上人影來往眾多,道:“在這大街上,馬若失控容易誤傷旁人,且先等等。”

  “是。”

  少頃,孟娬的馬車就緩緩地轉進一條深巷里了。

  唐氏以為她和夏氏就住在這深巷里,便也毫不猶豫地命車夫轉了進去。

  可進去以后,岔路有好幾條,還不待車夫擇路跟上,突然一枚飛石從斜上方射來,直直擊中拉車的馬匹。

  那飛石力道頗大,擊中馬身后,彈起一縷清淡的飛灰。

  飛石往這邊投來,馬匹吃痛,便慣性地往那邊偏,下一瞬車夫還來不及控制馬,就聞得馬匹嘶鳴一聲,然后撒開馬蹄往另個方向沒頭沒腦地狂奔。

  唐氏和孟楣絲毫沒料到這一變故,這后巷的青石路面又不甚平整,整個車身劇烈地顛簸了起來。

  急促的馬蹄聲在巷子里奔騰回響。

  唐氏驚聲叫道:“怎么回事!”

  車夫著急應道:“這馬突然失控了!夫人和二姑娘抓緊了!”

  馬車可謂是橫沖直撞,車身也往巷弄兩邊的墻上左磕磕又碰碰,唐氏和孟楣被顛得暈頭轉向,心緊緊地懸了起來,已經顧不上自己頭和身子往車身壁上撞了幾下了。

  這勢頭遲遲停不下來。

  后來,車夫聲帶驚慌道:“夫人,前面,前面是一條后巷小河。”

  縱使鎮定的孟楣也不禁慌了慌,唐氏更是失聲叫了起來,尖聲道:“拉住,必須給我拉住!”

  孟楣扒開簾子,果真看見前面橫著一條河。

  河面不寬,約摸水也不深,可那寬度卻足以容納她們的馬車掉下去。

  好在最后馬的速度減慢了,車夫又使出吃奶的勁兒猛拉,估計馬匹自己也不想掉下去,眼看著到了河邊,馬匹揚蹄,終于停了這架勢。

  唐氏的馬車還差兩步就會掉下去了。

  母女兩個臉色嚇得煞白。

  唐氏后知后覺有些四肢發涼,兩手顫顫。

  等車夫把馬車調了頭,也是心有余悸地駕著緩緩沿著原路返回到岔路口,哪還能看見孟娬他們馬車的影子。

  車夫詢問道:“夫人,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唐氏緩了過來,氣極道:“還能怎么辦,打道回府!”

  唐氏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馬突然失控定然和孟娬脫不了干系!等下次逮到她再狠狠收拾她!

  回到孟府時,唐氏和孟楣渾身上下都在隱隱作痛。

  等回房寬了衣衫一看,身上淤青都有好幾處。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