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290章 會有危險
  鳳梧看看窗外的天色,又道:“還有半個時辰,天就亮開了。等天亮以后我要離開一會兒,你不要怕,好好睡,睡醒了我就回來了。”

  煙兒緊緊地抓著鳳梧的手,問道:“你要到哪兒去?不可再做危險的事……”

  鳳梧溫柔一笑,道:“你放心,不是做危險的事,我只是去找公子說明情況,然后再去官府報官而已。”

  煙兒瞪大了眼睛。

  鳳梧道:“這次的行蹤只有官府和公子知道,即便公子沒有親自去送貨,若是貨物在路途中有閃失,知府大人也會懷疑是公子這邊泄露了行蹤出去。若真出了事,知府大人更不會自攬罪責,那么這次事件的所有后果和過錯都將會由公子來承擔。旭明宥以為我想不到這么遠,他不僅僅是想看我背叛公子,他還想讓公子得罪了上面的大人徹底無法翻身。我又怎會讓他如愿呢?”

  最后她看著煙兒,淡然笑了一笑,“你知道我堅持了這么久,我寧愿自己死,也不愿傷害他的。等天亮以后,我就去官府自首。”

  只要派人去挽救,興許一切都還來得及。就算挽救不回,也要讓官府知道,是她把行蹤透露給旭明宥的,暗中設計這一切的也是旭明宥。

  鳳梧心想,旭明宥手里還有一紙她的賣身契,倒成了有利的證據,足以讓官府相信她一開始就是旭明宥派到旭沉芳身邊想趁機陷害的奸細。

  等鳳梧安撫好煙兒,她又一次睡過去以后,外面的天色已經亮開了。

  鳳梧回房換了身衣裳,著別院里的大娘定要好好看著煙兒,以及讓別院里看守的其他下人不要放任何人進來,她自己則匆匆出門,往旭沉芳的布莊鋪子里去。

  今天運送最后一批冬衣出城去上省向布政使交差,左承錦人手有限,只抽派出四名官差跟同,其余的都是旭沉芳的人手在置辦。

  鳳梧料想,他這個時候定然還在布莊里。

  等鳳梧到達布莊,管事頓時認出了她,道:“姑娘這是來買布料嗎?”

  鳳梧直接問道:“旭公子可在?我有十分緊要的事情想找他。”

  管事為難道:“姑娘來得可不巧。公子眼下不在布莊里呢,姑娘要想見他,估計得等一陣子后了。”

  鳳梧心頭一沉,聽見自己的聲音問:“他……去哪兒了?”

  “他隨貨出城了,剛走半個時辰呢。眼下應該已經到城外了吧……”

  管事話一說完,不想鳳梧突然會如此激動,上前就抓住管事的衣角,面色煞白道:“你說什么?他出城了?怎么會……不是不必他親自去送么,他怎么會出城的!”

  管事感到十分莫名,道:“公子要去哪兒,也不是我們所能夠決定的啊,姑娘只能等公子回來以后親自問公子。”

  “他不能去……不可以去……會有危險……”鳳梧松開了管事,還不等管事的問會有什么危險,她這時想起了一個人,便又急忙對管事道,“能不能請你派人去請孟娬姑娘,你告訴她,公子會有危險!你們知道公子所走的路線,一定要追上他!”

  這時鳳梧已經全然忘了她要報官的事,她滿心里只有旭沉芳的安危。在危險的時候,她首先想到的不是官府,而是孟娬。

  因為孟娬告訴過她,她有麻煩可以去找她的。那時對于她來說,簡直是一種救贖。

  但是她又知道,有人能對她伸出援手是多么難得啊,所以她一直小心翼翼地珍惜著。可能這也是唯一一次,她想求孟娬幫她。

  管事見鳳梧如此花容失色,大抵也不是開玩笑的,不由跟著緊張起來,問:“鳳梧姑娘,能不能請你說清楚,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有危險,有危險……”鳳梧喃喃著,轉頭就慌慌張張往外跑。

  布莊里的伙計都聽到了她的話,一時都看向管事,問:“現在該怎么辦?到底要不要聽她的?”

  管事的也擔心旭沉芳會遇上危險,寧可信其有,于是趕緊讓伙計去找孟娬,自己則多安排些人手,立刻出城去追。

  在伙計滿頭大汗地跑來跟孟娬說旭沉芳很有可能遇到危險時,孟娬還有些回不過神。

  因為他今早上才從自己家里離開,走的時候好好的,眼下還沒過去一兩個時辰,怎么就遇到危險了?

  孟娬道:“你說詳細些,怎么回事?”

  伙計急急忙忙跟孟娬說了鳳梧去布莊的事,以及轉述了鳳梧的話后,孟娬相信這事兒恐怕十有八九是真的。

  鳳梧不會輕易來找她,除非她遇到了對她至關重要的事情。而鳳梧另一頭還與旭明宥有牽連,她定是知道些什么。

  但也不排除這其中可能有詐,不可大意。

  伙計道:“孟姑娘你要跟我們一起去么,管事的已經備好了人手和馬車,就等著出城呢!”

  孟娬當然是要去的,只是還不等她回頭跟夏氏和殷珩說一聲,殷珩便已經至門口了,知她心意道:“走吧。”

  孟娬張了張口,原本是想叫他留下的。可她又知道,他不會讓她一個人去的。

  夏氏聽到了動靜,也出屋來,沒有阻止,而是緊著道:“阿娬,就讓王行跟你一起,娘也放心一些。你們快些去,定要小心!”

  孟娬點頭答應下來,當即和殷珩一起出門去。未免他們走后,夏氏在家會出什么狀況,在經過阿娬記的鋪子時,孟娬又叫了幾個鄉霸去她家里看著點。

  兩人前腳一走,崇咸后腳就竄出后巷,一通飛檐走壁抄了他們的近路,去召集崇儀他們。

  四人身手動作皆是極快,對著城里又已經十分熟悉,直接去到布莊管事備好的馬車和人手那里,拎了三個人出來,他們中的三個再進去填上。

  崇咸把崇孝留下了,道:“你回孟姑娘家里,在我們回來之前,保護好她的母親。”

  崇孝應下道:“是。”

  管事見自己安排的人手好端端的被趕下馬車了,而且還是被三個陌生人給趕下來的,又急又懵地走過來道:“你們是誰?”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