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287章 以后都用不著了嗎?
  孟娬也不跟他糾結這幾十個銅板的事,和崇儀進去以后就脫韁了。

  兩人時而并肩前行,時而分開兩邊,你繞這半圈我繞那半圈,彼此再到終點相會,玩得十分開心盡興。

  場上不怎么嫻熟的人們都不由停下來,看這兩人滑出各種花樣。

  崇咸他們在外面都能聽見里面兩人很嗨的聲音,一時心里頗感不安。

  倒不是不安孟娬和崇儀在里邊會出什么事,而是不安要是讓王爺知道這兩人混在一起了,還不知道是個什么感受。

  后來,旭沉芳倚在簡單搭建起來的可以遮風避雪的屋檐下,瞇著眼看向遠處雪天里徐徐而來的人影,對在外面等候的崇咸等人悠懶開口道:“那是你家王爺嗎?”

  崇咸定睛一看,渾身一震。

  那確實是他家王爺。

  繼而他猛地回過神來,顧不上收斂臉上微微激動的神情,轉頭就進了冰場叫崇儀。

  得讓崇儀知道王爺來了,這貨才知道收斂。

  可崇儀一見崇咸來抓她了,她就使勁兒地往前滑,導致崇咸幾次都沒能抓到她。

  無奈之下,崇咸只好硬著頭皮對孟娬道:“姑娘,好像是您的未婚夫來了,現就在外面,大概是來接您回家的。”

  他去過孟娬家,認識她的未婚夫絲毫不足為奇。

  孟娬一愣,道:“阿珩來啦?”她這才想起,她出門前跟他說過要早些回去的。現在她在這里玩忘了時辰,一定是他看見她久不回家,才出來尋她的。

  于是孟娬當即收了玩鬧之心,轉身往出口去,還不忘遠遠對崇儀道:“我夫君來接我啦,我不能跟你玩了,我先出去看看啊。”

  崇儀一聽,也不跑了,趕緊滑到崇咸身邊來,道:“她夫君來啦?她夫君可不就是我們王爺嗎?”

  崇咸黑著臉道:“你還知道?”

  崇儀道:“那得趕緊出去。”

  孟娬前腳滑出來,崇儀和崇咸后腳就跟了出去。

  然而,剛一出冰場大門,抬眼望去,不光是崇儀怔住了,就連孟娬也怔住了。

  見那寒柳映天外,素雪紛飛;而那視野里,白衣青傘,傘下的男子眉目清然、步履沉穩,正一步一步走來。雪自傘檐下款款飄落,衣角分拂之際,仿佛落了他滿身,又仿佛片雪未沾。

  君臨共與滿天雪,不惹人間一微塵。

  彼時殷珩已經走到長長的河堤上,河堤上鋪滿了雪,像一條柔靜的玉帶。他便恰好經過那寒煙柳下。

  寒柳枝頭,白絮如花,枝梢垂著晶瑩剔透的冰晶。

  盡管孟娬知道殷珩能夠站立行走的,但出家門時依然坐輪椅方便。可眼下沒有輪椅,他是走著來的。

  方才崇咸和崇儀,以及旁邊的崇禮崇孝同是驚訝于此。

  殷珩抬眼的時候也看見了她,腳步便停了停。

  崇儀小聲地問崇咸:“王爺完全能走了嗎?”

  崇咸應道:“看樣子是吧。”

  因為從孟娬家里到此處,距離也不近。若是沒有恢復完全,他怎么能夠走到這里來?

  孟娬約摸滿心放在那邊的殷珩身上,全沒聽到身后兩人在說什么,也忘了自己腳上還套著冰鞋,下意識就想往前走。結果腳下又不是冰面,就朝前晃了晃。

  崇儀見狀,連忙扶住了她。

  孟娬回了回神,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腳,連忙一邊把冰鞋蹬掉,一邊揚聲對殷珩道:“阿珩,你來接我了嗎?”

  殷珩:“嗯。”

  孟娬始終覺得不太真實,因為對面撐傘的那個男人,沒有如她想象中的坐在輪椅上出行,而是修長清雋地站在那里,在這雪天的應景兒下,實在美得不像話。

  他像是從天上來的一般。

  孟娬蹬了冰鞋就朝他走了兩步,他也朝她走來。

  孟娬停下了腳,問他:“阿珩,你走著來的嗎?輪椅呢?”

  傘下的殷珩微微揚了揚眉梢,溫聲應她道:“輪椅在家里,走著來的。”

  “你可以不用輪椅了嗎?”

  “嗯。”

  孟娬不自覺地笑了起來,眼里淬著滟瀲的光,極為明亮動人,道:“那以后也用不著了嗎?”

  殷珩亦緩緩笑,道:“許是吧。”

  “那你現在抱得起我嗎?”

  “你過來試試。”

  話語一罷,孟娬再不管不顧,抬腳就朝他跑了過去。裙角發絲迎風舒展。

  只見她跑到殷珩面前,歡喜地縱身就跳上來摟住了他的雙肩,雙腿收在他腰側將他纏住。

  殷珩一手撐傘,一手平穩地握著她的腰身將她納入懷中,緩解她闖來的那股勁兒,兩人在寒柳雪枝下轉了兩圈。

  傘在枝椏間轉動,驚得簌簌的雪和冰晶一同墜落。

  兩人的衣袂發絲糾纏在一起,如層層浪蕊一樣紛繁迭開。

  孟娬勾著他的頸項,眉間臉上,笑靨如花。

  身后幾人靜靜地看著這一幕。

  崇儀之前心中的那股憤憤不平之氣不知不覺間已經消散了,或許就算她仍有一點不平,在見到這一幕的時候興許也會放下吧。

  沒有哪個女子有孟娬這般張揚大膽,沒有含羞帶怯、欲語還休的那一套,她愛的就放開去愛,不畏懼世俗和一切旁人的眼光。

  因為她眼里沒那么多復雜的東西,她眼里就只有殷珩一個人而已。

  因她雙腿盤在他腰上,蹭起身的時候比他高出一點點,她雙手纏著他的脖子,拿過他手上的傘往肩上一斜便倒在了肩上,恰到好處地擋住了兩人身后的幾道視線,她低頭輕輕碰過他的鼻尖,就吻了吻他的唇。

  后來孟娬從殷珩身上下來,殷珩牽著她的手,緩緩歸家去。

  兩人相攜著走在街上,如同普通的男女一樣。以后出行也再用不上輪椅,孟娬想想都覺得非常高興。

  但她時不時要緊著問一句:“阿珩你累不累?要不要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歇一歇?”

  殷珩回道:“還不是很累。”

  她撒開殷珩的手,小跑一段距離到前面,然后又轉身看著殷珩朝她走來時的光景,反復好幾次都看不夠。

  她笑瞇瞇地站在雪天里,怎么感覺他朝自己走來的樣子越看越好看啊。

  后來殷珩捉住她的手不讓她跑了,溫聲道:“往后每天都會看到,也不急于這一時。”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