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228章 嚇死人不償命
  半夜里,布政使睡得正香,房里漸漸煙霧繚繞,生生把布政使給嗆醒了來。

  起初他還以為是失火了,從床上坐起來揮了揮煙霧,正準備喊人,結果定睛一看,見那煙霧之中緩緩有人影走來。

  待人影走近,穿破重重迷霧,一大一小,大的面色森白,小的面色血紅,白衣慘然,形容十分可怖。

  布政使一口氣沒緩過來,倒抽一下,兩腿一蹬,就被活生生地嚇暈了去。

  他想就這么直接暈到天亮還不行,隨著兩根銀針往他腿上一扎,他又清醒了過來,一張眼就對上兩張滲人的臉,布政使恨不得再暈兩次。

  他哆嗦地往床榻里邊滾,跪在被子上,雙手合十念念叨叨,大抵是說他平時雖然有點小缺德,但是沒做什么傷天害理之事,每逢初一十五還必燒香拜神、吃齋念佛,各路惡鬼邪神請速速退散云云。

  猴不歸紅臉白眼地呲牙咧嘴地笑,似乎對把布政使嚇成這副熊樣兒十分高興。

  孟娬沉著嗓子道:“昨晚閻王爺說你為官不仁、逼搶民女,今晚就讓我們兩個上來問問你,是不是有這回事?”

  布政使嚇得要死,連忙哆嗦擺手:“沒有沒有,絕對沒有!”

  猴不歸裝模作樣地捧著一本冊子,孟娬從它手上拿過冊子,亦是裝模作樣地打開來看,道:“還說沒有,這簿子上可都記載得清清楚楚呢。閻王爺最是盯著你們這些當官的,誰做好事誰做壞事,他可都一清二楚。”

  孟娬還道:“還有,陽間有個叫孟娬的,煞氣甚重,按照規矩,你跟她扯上了關系,現要收走你五年的壽命。”

  “啊?”布政使驚恐地抬起頭,道,“她煞氣重跟小的有什么關系啊!”

  孟娬道:“她克生人,就她即將嫁的那小子,本就陽氣不足導致瘋癲,會被克走十年不止的壽命。現在收你五年算少的。”說著,她還像模像樣地拿出一支筆,準備往那簿子上寫劃,仿佛劃一下,就真能劃走布政使五年壽命似的。

  布政使連忙道:“別別別,鬼爺千萬別!小的和她八竿子打不著!”

  “她不是即將是你的兒媳婦嗎,怎么會打不著?你放心,也不光你一個人折壽,你全家都會相應折壽,閻王爺公道得很。”

  布政使戰戰兢兢又著急道:“她還沒過門,不是一家人,小的明天就掰扯得干干凈凈!小的一心向善,求閻王爺千萬別折小的壽啊!”

  孟娬動作停了停,道:“也罷,吾等且信你一信,等她過門了再來收割一干人等的壽命也不遲。”

  布政使又磕頭又作揖,道:“好好好,小的謝謝鬼爺!謝謝鬼爺!”

  他一抬頭,就看見孟娬似笑非笑的鬼樣子,那形容可真是嚇人得緊了,嚇得布政使肝膽欲裂。而猴不歸又來湊一腳,冷不防躥上前去與他面對面,大有一副獠牙森森要吃了他的樣子。

  布政使渾身一抖,忽覺胯下一熱,他低下頭去看,竟是被嚇得尿失禁了。

  這應該是實至名歸地嚇尿了吧。

  猴不歸很有成就感,尖聲笑了兩聲,在布政使聽來尤為凄厲刺耳。他兩眼一翻,就又暈死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布政使一睜開眼睛,大叫一聲,然后從床上彈坐而起。

  他發現他睡得好好的,身上被子也蓋得整整齊齊的。而云夫人正躺在他身邊呢,此刻也被他吵醒,睡意朦朧地睜開眼睛。

  布政使抓著云夫人就問:“昨晚,昨晚你有沒有看見?啊,有沒有?”

  云夫人一頭霧水:“看見什么?”

  布政使臉色凝重:“看見厲鬼……”

  云夫人更加懵,倒是被布政使的神情給嚇了嚇,囁喏道:“大人是不是做噩夢了……”

  布政使一再問她,都只得出一個答案。那就是云夫人昨天晚上根本沒醒,而且一夜無夢,也沒見到什么厲鬼。她約摸是睡得太香太熟了,到現在腦子還有點發沉。

  布政使昨晚一心顧著害怕,也沒有注意到云夫人是個什么情況。但見她一點也沒有受到驚嚇的樣子,甚至連醒都沒醒,恐怕只有他一個人見到了,莫不是厲鬼只托夢給了他一個人?

  而且他動一動身,就明顯感覺到褲襠里濕濕的。他是真的被嚇得屁滾尿流。

  起初布政使還擔心有裝神弄鬼的成分,眼下是越發不敢大意。

  真要是讓旭三娶了孟娬進門,折了他五年的壽,那可怎么好?

  看不出來,這個孟娬,還是個克人的命!

  于是稍作洗漱過后,布政使立刻就召孟娬來見。

  彼時他一看見孟娬進堂上來,心里就有點發毛。她剛一走進大門口,布政使立馬指著她喝道:“站住!你你你就站那兒,別離本官太近!”

  孟娬看向布政使,問道:“大人這是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草民之前向鄉里的老大夫學過一點診脈,不如我給大人診診脈?”

  布政使趕緊拒絕道:“不用你診,本官好得很!”

  孟娬問道:“那大人召見小民有何吩咐?”

  布政使緩了緩,便扯了個話頭道:“今天叫你來,是想問問你家里的情況。你家里就只剩你和你娘嗎?”

  孟娬眨眨眼,道:“對呀,我外公在我出生后不久就死了,后來我爹也沒了,我娘一直病到現在。”

  她繼續道:“還有我大伯祖母一家,本來是我在這世上僅剩的親戚了,可前不久一場大火,把他們燒得不成人形兒,說來實在可憐。”

  布政使臉色隨著她說的話,就變得越來越復雜。

  他本來想了解一下,看看孟娬究竟克不克生人。可她這哪里是克生人啊,不管生的熟的,簡直克全家啊好嘛!

  孟娬看向布政使,眨眨眼神情真摯道:“承蒙大人不嫌棄選中了我給旭三公子做媳婦,我將來一定會好好孝順你們的。”

  “誰誰誰要你孝順!”布政使脫口就道,“本官還想多活幾年呢!”

  “啊?”孟娬愣道,“孝順公婆不是我的本分嗎?”

  布政使道:“誰是你公婆!”

  云夫人對布政使的突然轉變措手不及,道:“孟姑娘不是馬上就要進門……”

  布政使打斷道:“進什么門,本官叫她來治病,她倒好,還想飛上枝頭變鳳凰!”

  孟娬:“那,我還嫁不嫁啦?”她往布政使面前走去,邊道,“大人別啊,我真的很會照顧人噠!”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