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014章 不怕,我喜歡你
  他這小媳婦一樣的語氣,叫孟娬心頭油然生起一股強烈的保護欲。

  孟娬喜滋滋地摸摸他的臉,笑瞇瞇道:“不怕,我喜歡你。”

  殷珩看著阿娬,蒼白的臉上微微有些暖意,像注入了一抹生氣,他道:“阿娬,你真好。”

  那略沙啞的嗓音,聽在孟娬耳朵里,她覺得不行,有點酥,好像耳朵要懷孕啊!

  她以為自己撿回來一個又軟又糯還好捏的大白湯圓,往后才明白,這湯圓肚里是純芝麻餡兒的,黑得流油!

  給殷珩換好藥后,孟娬便去清點她采回來的藥草,藥草下面居然還有一只野兔子。

  她從廚房拿了刀出來,剝皮去內臟,手法十分熟稔,夏氏在一旁看得咋舌,偶爾還不忍直視地抽抽兩下。

  孟娬把清理好的兔子肉放鍋里燉,還加了一些補氣養血的草藥進去。

  半個時辰過后,太陽剛剛下山,余暉把小院映照得寧靜。而廚房鍋里溢出的肉味也芳香撲鼻。

  夏氏覺得很驚奇,問:“阿娬,你去哪里弄來的兔子?”

  “當然是打來的。”

  “它跑那樣快,你怎么追得上它?”

  孟娬好笑道:“那娘先前看我的鐮刀,快不?”

  夏氏亦看著孟娬笑,滿目憐愛地摸摸她的頭,道:“阿娬比兔子還快。”

  她以為,孟娬會醫術是以往常上山采藥的緣故,而孟娬會使鐮刀也是以往常用它干農活的緣故,一切都是熟能生巧。

  只要以后不再受欺負就好。

  晚飯時,孟娬拿了三個碗出來。夏氏雖然有點不高興,但還是舀了三碗兔肉湯。

  見孟娬自己都還沒吃,就要把肉湯往房間里送,夏氏就拉住她,道:“坐下,你先吃了來。”

  孟娬又開始撓頭,道:“娘,他這幾天都沒吃什么東西呢。”

  夏氏道:“他是男人,男人餓一會兒怎么了。你是女孩子,今天忙了一天,理應先管好自個兒才有力氣去管他。”

  孟娬只好先坐下吃飯。

  夏氏便開始像唐僧一樣念叨:“找男人就應該找一個能挑能扛,有力氣的。光好看有什么用,什么事都不會做,將來苦的也是你自己。”

  孟娬點頭,“嗯,娘說的是。”

  夏氏頓了頓,又道:“你看你爹,一介書生,別說走后杳無音信,以往在家里也自詡清高,從不動手操持。”她看向孟娬,嘆了口氣,“若不是因為有阿娬你,娘可能早就堅持不到現在。”

  夏氏對孟云霄早已心灰意冷,眼下提起,只不過是想用自己的教訓來告誡孟娬,莫走她走過的路。

  夏氏還溫柔道:“娘只是不想叫你吃苦。”

  夏氏命苦,這輩子遇到了孟家這一家人。而是孟家人個個都是極品。

  這不提還好,一提起,孟娬腦海里封存的記憶就自動浮現了出來。

  那真是一段相當陰暗惡心的過去。

  那時原主年紀雖小,可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懂。

  只要一想起賀氏,孟娬的心里便滋生出一股恨意。那是來自原主骨子里的恨。

  這還得要從夏氏嫁人說起。

  當年夏氏是夏老先生唯一的女兒,雖不是大家閨秀,但好歹也會讀書寫字,容貌端莊秀麗,是鄉里年輕小伙子們傾慕的對象。

  那時孟云霄在夏老先生門下讀書,他對夏氏有意,夏老先生讓他以功名為先,等中舉以后再來談論婚嫁的事情。

  賀氏知道以后,十分不滿。既然早娶也是娶晚娶也是娶,為什么不早點娶回家來操持家務?

  真等中舉以后再娶,無非是想風光大辦,到時候她還得出一筆不菲的彩禮錢呢!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