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106章 我要回去看看
  牛皮鞭韌性好,都勒進了他的脖子皮肉里。孟娬把鞭子抽出來時,甚至還能聽見那皮肉與鞭子嘶嘶摩擦的聲音。

  孟娬手里拎著牛皮鞭,搖搖晃晃往石室外面走,鞭子在地上拖出一道蜿蜒的血痕。

  石室外,旭老三的人驚疑不定地圍在四周。

  刺眼的天光讓孟娬眼前一陣發白、暈眩。她到了極限,身體往后一倒,便倒進了一方懷抱里。

  旭沉芳把她打橫抱起來,整個人如烈焰閻羅,一步一步走來,四周的人便一步一步往后退。

  旭老三聽說有人闖到自己的地盤來了,忙捂著胸口出來一看,大為惱火道:“旭沉芳,你吃里扒外,居然還敢回來!”

  旭沉芳腳步一頓,回頭看向他,語氣輕輕地:“旭老三,是你干的么。”

  旭老三道:“是我干的又怎么了,這些個不知死活的鄉巴佬,也敢跟旭家對著干!”

  旭沉芳道:“我知道了。”

  說罷,他轉身,繼續往外走。旭老三惱羞成怒道:“你們還愣著干什么,還不給我抓住他!”

  然,周圍打手還未來得及沖上前去,旭沉芳忽而吹了一聲尖利的口哨。

  頓時一道道黑影颯颯從外面跳上院墻,手里拿的皆是明晃晃的長刀。

  一股森寒的殺氣蔓延開來。這些人不像是旭沉芳的扈從,反倒更像是專取人命的殺手。

  旭老三被駭得咽了咽口水,周圍的打手也不敢輕舉妄動。最終旭老三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旭沉芳帶著人走出大門,連一句話都不敢再多說。

  旭沉芳把孟娬安置在一處院落里,她周身的傷觸目驚心。旭沉芳臉色陰狠可怕至極。

  他沒想到,自己才離開兩天,暫沒在城里,只是兩天沒看著,就讓她傷成了這個樣子。

  與高梁相關的一些產業,對旭家來說只是一小部分,還不足以傷旭家的元氣。旭家要想以后還有高梁可收,就沒有必要為難穗鄉的鄉民。

  可終究還是大意了。

  旭明宥竟然派了旭老三那個惡棍雜碎去作惡,就不是在商言商、以事論事了。

  這不是生意場上的交手,這只是單純地碾踩別人,好讓自己順口氣。

  而旭老三就像一條瘋狗,誰給他飯吃,他就對誰瘋狂搖尾巴。同樣的,誰礙著了他的眼,他就會肆無忌憚地撕咬。

  旭沉芳知道孟娬會功夫,而且與殷珩交過手,也知道他的武功絕不在自己之下。就算是旭老三那個雜碎,也完全造不成威脅。可為什么還會這樣?

  他讓人弄來旭老三身邊的一條走狗來訊問才得知,原來他們本來也不是孟娬和殷珩的對手,但他們挾持了孟娬的娘,又從背后突然襲擊,才就此得手。

  旭沉芳請來一名女醫給孟娬處理傷勢。隨后房里就傳來女醫的一聲驚叫。

  旭沉芳當即推門而入。

  原來大夫剛剛給孟娬上藥包扎好,她就醒了。一睜開眼時,眼里殺氣騰騰,冷不防捉住了大夫的手。

  大夫這才吃痛叫出聲。

  孟娬意識到她拿錯了人,便把她撇開到一邊,伸手拿起旁邊的血衣,往自己身上套。

  旭沉芳神色莫定,及時制住孟娬,道:“阿娬,你現在需要休息。”

  孟娬面色平淡且又清醒理智道:“我還沒有時間休息,我娘跟阿珩都還在鄉里,不知道他們怎么樣了,我要回去看看。”

  旭沉芳道:“你別擔心,我已經派人快馬加鞭趕去了,很快就會有他們的消息。”

  孟娬道:“總歸我自己回去,放心一些。”

  她臉色蒼白,唇上沒有一絲血色。旭沉芳從她手上拿走血衣,她抬起眼的時候,眼里的強硬蠻橫顯露無疑。

  只是旭沉芳無暇去看,回頭對外面的人吩咐道:“取一身干凈衣裳來。”

  他還是沒有阻止孟娬,盡管他知道孟娬目前最應該好好休息。可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哪怕自己傷痕累累也放不下的東西。

  沒有誰能比他更清楚。

  旭沉芳把干凈衣服遞給孟娬,低低道:“把衣服穿上,我陪你去。”

  孟娬隨后就跟旭沉芳一起打馬出城。殷紅的血跡隱隱從雪白的繃帶里滲了出來,她絲毫顧不上,一個勁地猛揚鞭,策馬往前狂奔。

  以前乘牛車從城里到穗鄉,晃晃悠悠需要兩個時辰。而今她只用了大半個時辰。

  孟娬到達穗鄉時,幾乎是從馬背上摔下來的。

  往日安寧的穗鄉里,此刻幾乎有些死寂。一道濃濃的黑煙,從鄉里某個地方幽幽升上空中,久久不斷。

  那是孟娬家的方向。

  她滿身土塵地從地上爬起來,跌跌撞撞往前跑。旭沉芳緊隨著,幾步抄到了她前面,一把將她撈起來,放在自己后背上,背著她便又穩又快地大步往前。

  旭沉芳的人已經到了鄉里,見他也來了,便迎上前稟報大致的情況。

  等旭沉芳背著孟娬到家門前時,他的步子慢了下來,孟娬也從他的后背上滑了下來。兩人無言,臉上的神情同是死寂。

  曾經的家門小院內,一夕之間,已經全然不見往時模樣,僅剩下一堆漆黑的廢墟。廢墟里還留有殘火,黑煙滾滾,一直沒停。

  夏氏一直呆呆地坐在家門前的空地上,望著眼前這一堆廢墟。

  在孟娬回來之前,任誰勸她都沒有用。她跟丟了魂兒似的,一直在這里枯坐了一天一夜。

  夏氏茫然,好像天地都塌了。

  她不知道該往何處去找她的女兒,她也不知該怎么拯救這個家。她沒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曾經的一切化作飛煙。

  后來旭沉芳的人來了,夏氏哭著嚎著,跪地磕頭,央求他們帶她去找孟娬。

  隨從們也無措,只能與她說,讓她安心等待,旭沉芳一定會把孟娬帶回來的。

  于是她繼續呆坐在這里,苦苦等待。

  眼下,有人來了,好一會兒夏氏才反應過來,遲鈍地扭頭來看。當看見孟娬時,她發瘋似的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朝孟娬撲過去,失聲痛哭道:“阿娬,阿娬是你回來了嗎?”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