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我真不是學神 > 第1767章 太陽照常升起
  新的一天陽光灑落大地,許旌陽駕馭著四輪馬車遙遙看到前方縣城輪廓時,就大笑著對車廂內道,“王老哥,王家嫂子,咱們到了,進入許縣修整一番重新出發,這之后的路,會越走越安全!

  過去的一夜,前半夜飛花幫試探著襲殺時,他們眾人的氛圍依舊是壓抑的,緊張的。

  不過幾次試探襲殺都被許旌陽打退,飛花幫那邊就似乎徹底失去了念想,不在派人白白送命……當然,更主要是,即便于副幫主還想派人去試探,去搏一搏,那些幫眾精英們卻全都不干了。

  第一波八個青壯精銳帶著土雷去試探,輕松被許旌陽干掉了三個,或者說,只有一個是許旌陽盲射,靠運氣射中要害死的,另外一個是踩進陷阱坑洞,扭傷腳還被刺穿腳掌,很難獨立走回頭路,慘嚎中被許旌陽賞了幾箭,哪怕對方有布甲防御沒怎么受傷,還是嚇得撐著傷腳行走,沒走幾步在無邊驚慌里又踩進另一個陷阱,完好的腳也扭傷了,倒霉的想爬出去,卻被疼暈了。

  疼暈后就是失血過多致死。

  最后一個,是第一次掉進陷阱摔倒時就磕暈了自己,白白昏睡了一夜。

  不過那時期,飛花幫幫眾不知道真相,還以為第一波八人直接死了三個。

  第二次進攻,派出去十多個,依舊是被陷阱加盲射,被打退了。沒有人死,傷卻在所難免。

  第三波又有一個運氣不好的,直接被盲射射中脖頸,快速死掉。

  三次而已于副幫主就再也指揮不動那群精銳了,哪怕他是副幫主,這群精銳聯合起來,一樣能抗命。

  后半夜,許旌陽是在馬匹休息的差不多,傷也恢復了不少后,從自己留下的安全通道悄悄離開那里,因為黑夜中趕路的難度問題,直到現在他才越過那十多里距離,出現在了許縣之外。

  不管怎么說,事情到了這一步,飛花幫的威脅已經大幅度降低,就算他們也想花大價錢買通這里的官府,去讓官府睜只眼閉只眼,但時間絕對沒有那么快。

  在郁升府一府四縣,飛花幫盤踞幾十年,和當地的官僚士紳勾結很深,就是說一下幫派名字,先做事,事后在派遣人去送上各種禮物都行。

  可是在許縣,這里的官府士紳們,不只是對飛花幫陌生,本土也有自己的地頭蛇幫派啊。

  你貿貿然殺過來,別說官府士紳會不會輕易被你收買,許縣本土幫派都不會允許你輕易殺過界。

  你說飛花幫可以解釋,他們只是想路過一下,不招惹本地幫派,只是想追殺許旌陽……你以為假道伐虢的成語是擺設?你以為本土幫派不會懷疑你是想吞了他們的底盤,趁機擴大勢力范圍么?

  于副幫主就是想去解釋,也得有人信才行。

  就算許縣本土幫派相信了,時間呢?這個時間很重要,等飛花幫搞定這里的地頭蛇幫派,士紳之后,許旌陽估計已經帶著王家四口離開許縣了,飛花幫也只會是白忙一場。

  以后他沒路過一個縣,一個府,飛花幫都會面臨這樣的問題。

  這種安全性,許旌陽也向王金盛解釋過,聽了他的話后,老木匠都是大喜,“恩公,這一路……”

  “停,感謝的話就不用說了,你在那樣,我們就沒法聊天了!”許旌陽翻了個白眼打斷對方的話,搞的王金盛也是一臉訕訕。

  還是王夫人笑道,“恩公,你之前受的傷只是自己包扎,恐怕還會有隱患,進了許縣就可以好好休整一下看看大夫了!

  許旌陽笑道,“那點傷是小事,咱們可以許縣休整,但也不能太放松,更重要是采購物資!

  “如果可以的話,就再買一輛四輪馬車專門用于囤積物資,在許縣采購后,還是要盡快離開的!

  他在啟縣離開時還帶了一大包金銀,都是從啟縣的錢莊里兌換的,若要大采購當然是小事。

  他知道,飛花幫在許縣的威脅力大幅度降低,但那終歸不是沒有威脅,比如,若于副幫主果斷一點,不帶飛花幫大群幫眾入境,只是拿出幾百上千兩白銀,雇傭本土幫派出手……這就能省去太多中間環節了。

  不過這點他沒告訴過王金盛,免得對方擔心,另外則是,許旌陽對自己的名望還是有點自信的,就算飛花幫拿千兩白銀懸賞,許縣本土幫派敢不敢接,都不好說。

  說完這話,他才大笑一聲駕著馬車趕向縣城。

  ………………

  幾個時辰一晃而過,等許旌陽駕著一輛四輪馬車從許縣離開時,在他后面就是王金盛駕著另一輛車跟隨而出。

  幾個時辰大采購,行程一直很順利。哪怕許縣也有一些街面上的屑小之徒見他們幾個外地人,拿出大把金銀購物時,動了貪念,可許旌陽報出名號,就震懾的對方不敢亂動了。

  辣手判官的大名,在河東一省,還是有震懾力的。在他報出名字后,許縣最強的巨龍幫幫主甚至都親自出面招待了這位辣手判官,后續的采購事宜,也有巨龍幫的幫助,才會那么順利。

  “王家嫂子,我估計到現在飛花幫的人都還沒有進入許縣,主要是他們那邊一堆爛事要善后,就算現在他們收拾完畢進入許縣,也追不上咱們了!

  “今天晚上還是荒野住,荒野里才最安全,有了這次大采購,就是他們追上來,想下手,我也能更輕松的反擊了!

  再次笑著安慰了車廂里的王家嫂子、王盼盼、王虎頭一番,許旌陽才加快了車速,幾個時辰奔行幾十里,這都即將要進入定陽府另一個縣地盤了。

  許旌陽才趁著天黑,重新選了一塊平原安置馬車,更在周邊做出了各種布置。

  不出預料,一夜過去風平浪靜,再沒了前幾天幾夜的刺激感。

  太陽照常升起,許旌陽臉上都笑的猶如花開了一樣燦爛,王虎頭也激動的圍在這位許叔叔身邊,求著想學武,想拜師。

  王家母女是一臉歡快輕松的開始做早飯。

  對王家一家來說,前幾天是噩夢和墜入地獄的滋味,現在他們的心情才像初升的朝陽一樣光明。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