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顧少的獨家摯愛 > 第210章 想我離婚,你做夢
  怪不得,她會去第二人民醫院門口。

  “看夠了沒有。”白雅冷冰冰的開口道。

  她放下裙子,坐了起來,沒有一點溫度的看向顧凌擎,“不經過我的允許揭開我的傷疤,不覺得不厚道嗎?”

  “你是怎么受傷的?”顧凌擎擔心的問道。

  白雅從床起來,正眼都不看顧凌擎一眼,“你關心的不應該是我,我和你現在什么關系都沒有了。”

  顧凌擎站在了她的身后,“結婚是兩個人一起說好結的,離婚你不和我一起商量嗎?”

  “在結婚之前我們說好的,如果我要離婚你不能反對,我只是行使你承諾的諾言而已。”白雅把鉆石戒指從手指拿了下來還給顧凌擎。

  他拿過戒指隨手丟出了窗外,冷凝著,目光腥紅,很確定的說道:“我不離婚。”

  “已經離了。”白雅殘忍的說出真相。

  顧凌擎握住她的手臂,“我對周海蘭有責任,她因為我才受傷,才會得精神問題的疾病。”

  這個之前說過的問題,白雅不想再提。

  “那去照顧她,一輩子。”白雅冷漠的說道。

  顧凌擎無無奈的擰起了眉頭,“你不能體諒我嗎?”

  “世界能體諒你,包容你,支持你,以你的決定作為天的女人很多,但我不是其一個,你可以怨恨我,責怪我,結果是發現我并不是你要找的那個,那舍棄我。”白雅決絕的說道。

  顧凌擎的眼冷了下來,“我不值得你為我守候嗎?”

  白雅抬頭看向顧凌擎。

  她受夠了無望的婚姻,多堅持一天,是地獄。

  她現在已經在崩潰的邊緣。

  人,都有自我保護。

  “你當我自私吧。”

  顧凌擎垂下了手,“我知道了,你傷的有些重,我帶你去醫院。”

  “不用了。”

  顧凌擎徹底火了,“不用,不用,你對我只有這么兩個字嗎?白雅我告訴你,我不離婚,你讓蘇桀然撤銷了民政局的登記記錄,我也可以施壓把記錄復原,想離婚,你做夢。”

  白雅平靜的臉也出現了裂痕,“我想要離婚,我想要自由,我不想再被無望困死。

  新婚之夜,我的丈夫在哪里?

  你覺得周海蘭有病,我沒病嗎?

  你覺得周海蘭暈倒看醫生,我沒有暈倒嗎?

  她會倒在你看得到的地方,我只會倒在馬路,那是因為你的眼里看不到我,問問你自己的心吧。””

  “這些我都不知道,你不應該因為我不知道而怪我,你生什么病了?”顧凌擎擔心的望著白雅。

  白雅頓了頓。

  沖動真是魔鬼,會讓人心一股氣,沖腦子,造成了斷路,在氣憤的情況下說出不應該說的話。

  她懂這個道理,但是很多時候都做不到。

  “顧凌擎,我很累,讓我休息一會,你忙你的事情去吧。”白雅輕聲說道。

  顧凌擎看著白雅那張蒼白的臉,眼神漸漸放柔了下來,“我不強制性要求你和我結婚,你也不要強制性和我離婚,極端的方式對我們都不好。”

  “嗯。”白雅應了一聲,她是真的沒有力氣。

  “你先休息一會吧,我給你做點吃的。”顧凌擎掀開了被子。

  白雅心里泛酸,躺到了床,顧凌擎給她蓋好了被子。

  她不想面對顧凌擎,閉了眼睛。

  “小雅,先別睡,你的傷口要處理一下,你配藥了嗎?”顧凌擎輕聲說道。

  白雅睜開眼睛,“已經藥了,早一次,晚一次,你出去吧。”

  顧凌擎出去,不一會又拎了一個熱水壺進來,在水杯里倒了水。

  “我不走,在廚房里,你有事喊我。”顧凌擎沉聲道,轉過身,朝著門口走去。

  白雅看著他偉岸的背影,心里也衍生出不舍。

  顧凌擎和周海蘭的故事,她早聽過的。

  他對周海蘭負責,本來沒有錯。

  可是,她是在意的。

  她不想逼他放棄他的責任,那么,她主動放棄他。

  但是他現在這樣因為她不去見周海蘭了,同樣也讓她很難過。

  女人啊,是一個矛盾的動物,同時太容易會心軟,太容易被情緒蒙蔽了眼睛。

  她看過好多案例。

  一個年輕漂亮又善良的女研究生,看到一個老人摔倒,扶起了老人,老人說本來來這里找兒子,兒子找不到了,她想回家。

  這個女大研究生把這個老人一直送到了一個山區里面,結果被扣留了下來,做了一個智商人的妻子,還被迫生下了殘疾的孩子,終極一生。

  還有一個年輕漂亮的護士,攙扶一個孕婦回家,沒有想到這個孕婦是幫丈夫獵處,最后,這個護士,被這對夫妻殘忍殺死了。

  善良要有,同情心要有,更重要的是要有理智和危險意識。

  白雅閉了眼睛,頭太重,昏睡了過去。

  再次醒過來,已經是晚十點了。

  她的肚子餓的發疼,從床起來,打開門出去。

  顧凌擎坐在沙發,看到她站了起來,“餓了嗎?飯菜早做好,稍微熱下可以吃了。”

  白雅頷首,“謝謝。”

  顧凌擎不喜歡她跟他說謝謝,感謝很疏離。

  他走進她,把鉆石戒指重新套在了她的無名指,“你先別拿下來,我也不強制你結婚,我們先適應個三個月,然后再決定要不要在一起,如果三個月后你還是不想和我在一起,那我不勉強你。”

  白雅看向手指的鉆戒,鉆石在燈光下閃爍著光芒。

  她理智的看向顧凌擎。

  木強則折,以顧凌擎的權利,軍婚不能離,以后說不定真離不了,畢竟結婚是事實。

  三個月時間而已。

  “好。”白雅應了一聲。

  “你先去餐桌前坐吧,等我一會會好。”顧凌擎緊繃的表情終于放松下了一點點,他走進了廚房。

  他做了一條烏魚湯,胡蘿卜素,還有番茄雞蛋。

  “烏魚是補傷口的,胡蘿卜素,維生素c都會傷口好。”顧凌擎解釋道。

  “嗯。”

  他又端了兩碗飯,她一碗,他一碗。

  她瞟了他一眼,他是也沒有吃晚飯嗎?

  顧凌擎也看向她,“你能跟我講講我們孩子的事情嗎?是較像你還是像我?”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