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再加上她這段時間不顧風頭,公開支持你,引起了很多人的反感,很多事,我們這邊也只能盡量做一些措施,就怕真的有人跟蹤她。”

  在看完這些之后。

  莫北修長的指頓在了那。

  一時之間,心里會有很多念頭。

  到最后全部都被她壓了下來。

  接著,伸出手去,將自己的戰服外套蓋在了那個躺在沙發上的人影身上。

  清雋的身形微彎,聲音很淡:“我會讓那些知道,你沒有支持錯人。”

  到底為什么打游戲。

  現在的莫北無比的清楚。

  快不快樂,好像并沒有那么重要。

  是一定要贏。

  因為只有贏了。

  才能讓那些人少說點話。

  無論是對誰。

  夜色過去。

  東邊的天才剛抹亮。

  云深就醒了。

  并不是她愿意醒,而是她提前定了鬧鐘。

  有一點貓貓熊并沒有說錯。

  云深雖然是個大小姐,但一向是工作第一。

  因為工作這東西,是很多人一起來定的一個計劃,你這里出了問題,連累的就是別人,所以把能力提高,才對得起自己得到的,無論她缺不缺這一份。

  云深本來是想要靜悄悄走的,在醒來的時候,就看到了她身上的外套,剛拿開站起來,就聽廚房那邊的門開了。

  “醒了?”是莫北,她的手上還端著一碗小米粥和一疊小蘿卜干:“過來吃早飯,吃了再走。”

  云深一頓,離開江城來到外地之后,就再也沒有吃過早飯,現在聞著香味,鼻尖動了動:“你是不是還做了別的?”

  “嗯,有你喜歡吃的豆丁。”莫北把碗筷放下:“都裝進飯盒里了,一會兒你帶走,不喜歡吃飛機餐,或者在劇組餓了的時候,就拿個來吃。”

  云深低頭喝了一口小米粥,勾唇笑了,伸手一抱莫北的腰:“bey神,你怎么這么能干,男朋友身高喔。”

  “專心吃飯。”莫北反手將熱好的小豆丁放在了她的盤子里,自己卻沒有吃,只喝了一杯熱牛奶,用來暖小腹。

  云深注意到了她的唇色還是有些泛白,吃完飯之后,囑咐了莫北一大堆話。

  莫北側臉還是清淡的,拿了一把雨傘過來:“知道了,又不是第一次疼,我在自己公寓,不會出什么事,倒是你,以后不要隨便亂跑。”

  云深挑眉,捏了捏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嫌棄我?”

  “擔心你。”莫北將眸放了過來:“云深,你覺得,我面對不了那些東西嗎?”

  云深手指的力道輕了:“我就是想讓你開開心心的打游戲。“

  “不可能了。”莫北打開了房門:“早在帝盟解散的時候,我們就都明白,職業就是職業,電競和其他競技項目來比,最大的不同,就是要面對各種各樣的聲音,好的不好的,懂的不懂的,無關的有關的,要么不看,要么消化掉它,竟然你都可以一個人出來演戲,為什么我不能一個人再打游戲,云深,不用太擔心我,我沒純白,也不會對什么失望,因為我,并不是帶著希望來的。”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