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盛世為凰:暴君的一等賢妃 > 第864章 打擾人親熱,要被打屁屁
  劉越澤說道:“簡二公子昨天已經被釋放了,聽說是魏王殿下向皇上求了情,皇上特赦了他。”

  “哦?”

  南煙的眉心微微一蹙。

  從一開始,她對祝烽為什么要抓簡若丞就感到不解,而現在,簡若丞身陷大牢,受了那幾天的折磨之后,又被特赦釋放了出來。

  這,看起來都不像是祝烽的作風啊。

  到底怎么回事呢?

  她正皺著眉頭想著,劉越澤輕聲說道:“娘娘還有什么吩咐嗎?”

  南煙抬頭看了他一眼,擺了擺手道:“沒事了,你下去吧。”

  “是。”

  說完,他便轉身離開了。

  南煙靠坐在臥榻上,思緒更沉了一些。

  簡若丞這一次的事,的確讓她感到有點奇怪,只是不知道,祝烽這么一抓一放,到底為了什么。

  冉小玉站在一旁,說道:“娘娘還在擔心簡大人嗎?”

  “有一點。”

  “那,娘娘要去看看他嗎?”

  “……”

  南煙有點猶豫。

  若是之前,他還在牢中,自己還可以借著去探視魏王的機會跟他見一面,但現在魏王已經出來了,他也已經被釋放了,自己身為嬪妃,就沒有再往他府上走的道理。

  畢竟……

  自己還是不敢惹祝烽這個大醋缸的。

  南煙搖了搖頭:“還是算了。”

  冉小玉想了想,說道:“娘娘不方便去,可以讓聽福去看看啊,反正他每個月都要跟著采買出宮一趟,去幫娘娘采購一些新鮮的玩意兒,不如讓他順路過去看看。”

  南煙眼睛一亮:“這樣也好。”

  冉小玉道:“那奴婢跟他說一聲,讓他這次出宮的時候記著。”

  “嗯。”

  等到冉小玉走出去,南煙坐在臥榻上,長長的出了口氣。

  不管怎么樣,這件事,算是暫時告一段落了。

  自己也真的是很累。

  正打算補個覺,突然聽見外面傳來了一陣熟悉的“嗷嗷嗚嗚”的聲音,南煙的眼睛一亮,立刻抬起頭來,果然看見彤云姑姑抱著小公主走了進來。

  “娘娘。”

  “哎唷,我的心肝寶貝兒。”

  南煙高興的走上前去,抱起小安平,發現幾天沒顧上她,這丫頭居然又圓了一些,抱在手里也沉了不少。

  “怎么長這么胖了。”

  “嗷嗚。”

  小安平趴在她的懷里,高興的對著她裂開嘴笑著,口水沿著嘴角流淌下來。

  “哎喲喲,你這個臟包子!”

  南煙又是笑又是罵,抱著她坐回到臥榻上,摟在懷里,拿手帕擦她的嘴角,又看到她手上腳上都是灰,笑罵道:“又跑到哪里去玩了一手的灰?臟包子!”

  “嗚嗚……”

  彤云姑姑在一旁笑道:“小公主是剛剛在奶媽那里吃過奶的。皇上吩咐了,既然案子已經結了,娘娘還是多跟小公主在一起。”

  南煙笑了笑:“好,娘多跟小安平在一起。”

  “啊,還有。”

  彤云姑姑說道:“皇上早上已經下了旨,為安平公主改名了,如今,是心平公主了。”

  “……”

  南煙愣了一下。

  沒想到,祝烽說動就動,這么快就給女兒改了名字。

  也好。

  心平……

  心平公主。

  她微笑著抱著懷中肉嘟嘟的女兒,點著她的鼻子,笑道:“心平,從今天開始你叫心平了,記住了嗎?”

  “嗷嗚。”

  |

  因為很不容易能閑下來這一天,南煙就索性什么正事都不干,只陪著小心平在翊坤宮里玩。

  玩起來,自然時間過得快。

  一眨眼,夜幕降臨。

  祝烽處理完了一天的政務,總算也松了口氣,揉著酸痛的脖子出了御書房,在御花園里繞了兩圈。

  玉公公跟在他身后,輕聲說道:“皇上今夜,要去哪個宮里呢?”

  “……”

  祝烽只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只背著手,徑直往前走去。

  而玉公公跟在他身后,看著前面的路,白白胖胖的臉上也忍不住流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不一會兒,就到了翊坤宮外。

  屋檐下的兩盞紅燈籠,將門窗都映得格外的幽靜,又好像透著一點淡淡的,說不出甜蜜滋味來。

  剛走到門口,就聽見里面傳來了小心平嗷嗷的聲音。

  這么晚了,還帶著孩子?

  祝烽推開門。

  一走進去,臉上就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原來,南煙一直陪著小心平在臥榻上玩,但她到底好幾天沒休息好了,精神不濟,自顧自的靠在臥榻上就睡著了。

  而懷里的小心平可能還在奇怪。

  本來玩得好好的,怎么母親突然就不動了呢?

  于是,在她的懷里不停的蠕動著,像一只小肉蟲,肉嘟嘟的小手也不停的扒拉著她的衣裳。

  原本入春之后,衣衫就比較單薄。

  孩子一番扒拉,她肩頭的衣裳都滑落下來,露出一痕雪白的肌膚。

  祝烽不知怎么的,就覺得嗓子有點發干。

  而另一邊,彤云姑姑他們知道他來了,急忙跑到門口跪下,輕聲說道:“請皇上恕罪。”

  “今天娘娘想要單獨跟小公主一起,所以交代了,不讓奴婢們陪著。”

  “娘娘她……”

  祝烽淡淡的一揮手:“行了,朕知道了。”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刻意的壓低了聲音,彤云姑姑他們也察覺到,頓時大家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就看著他走過去,小心的將心平公主從貴妃的懷里抱出來。

  一看到是他,心平公主立刻高興的“嗷嗚”了起來。

  祝烽對著心愛的女兒,也笑得瞇起了眼睛。

  他抱著她,輕輕的拍了兩下,然后道:“把她抱下去吧。”

  “嗷嗚?”

  小心平好像聽懂了似得,瞪大了烏溜溜的眼睛。

  祝烽道:“父皇要陪你母妃了,你乖,不要鬧。”

  “嗚……”

  彤云姑姑急忙上前來,接過了小心平,又對著祝烽行了個禮,然后退出去,讓人將門也關上。

  小心平不甘心的憋著小嘴,對著已經關上的大門不停著抓著。

  “嗷嗷……”

  彤云姑姑笑得也彎了眼睛,輕聲道:“心平公主乖,打擾人家親熱,是要被打屁屁的哦,咱們去睡了,啊。”

  “嗚嗚……”

  小孩子委屈的聲音隨著彤云姑姑溫柔的哄聲,漸漸的走遠了。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