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開個診所來修仙 > 1188章 寧濤打虎
  正在深入研究學習的寧濤和小白虎不約而同的移目過去,那巨浪也就在那個時候沖上了沙灘。

  嘩啦

  沙灘上犁出了一條深槽。

  無角的龍頭,長達百米的龍身,正是早前出去偵查敵情的白龍。

  這貨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

  寧濤心中一片奇怪的正要開口問,白龍噗一聲吐出一口血來。

  “主公噗”白龍一句話才開了一個頭,又噴了一口血。

  寧濤慌忙跑了過去,著急地道:“你怎么了,發生了什么”

  一團靈光閃現,蛟龍消失了,一個俊秀的青年男子趴在沙灘上,屁股朝天,身上滿是血跡。

  白龍掙扎著翻了一個身,躺在了沙灘上,肚子上赫然有一道恐怖的傷口,猩紅且帶著一點金輝的鮮血不停的往外流。

  寧濤跪在了白龍的身邊,伸手按住了他的傷口,一絲造化之力也就在那個時候渡進了他的肚子里。

  一絲造化之力入體,白龍的情況頓時穩定了一些。

  喜兒湊了過來,看著白龍說了一句:“他怎么了”

  這話問得很有水平。

  寧濤還是回答了這個shǎ bī的問題:“他受傷了。”

  喜兒說道:“我知道他受傷了,我的意思是他是怎么受傷的。”

  寧濤:“”

  白龍總算是緩過了一口氣,聲音沙啞:“我我被龍傷了”

  “龍”寧濤心中頓時一沉,有了一個不好的預感,“你說清楚一點,什么龍,在哪里打傷的你”

  喜兒插嘴說道:“你不就是龍嗎,你們自己龍打自己龍難怪你們數量這么少。”

  白龍大口喘氣:“我是蛟龍人家是真龍啊”

  寧濤剛才想到的正是真龍,白龍這么一說,那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來了仙界之后,他娶了鳳凰一族的凰女,還收了白虎一族的白虎女。

  那是真實的。

  他剛才在海底已經驗證了。

  蛟龍手下也有,就躺在他的面前。

  可是,他還真沒有見過真龍。

  真龍乃四大神獸之首,三界最強神獸,小白蛟只有仰望的份,根本就沒有資格與真龍相提并論。

  青追和白靖也是蛟龍,而且是蛇化龍,天賦上比之小白蛟還要弱一些。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真龍為什么打你”這才是寧濤最想弄明白的事情。

  “我也想知道啊”白龍一臉苦逼的表情。

  喜兒訝然道:“無緣無故那真龍打你干什么雖然你不能跟真龍相提并論,但好歹也算是它的表親吧,打龍也需要一個理由不是,難道你闖入了人家的禁地”

  這其實也是寧濤想問的,喜兒說出來了,他也懶得再開口說了。

  白龍略微沉默了一下才說道:“我奉主公命令去海里偵查敵情,我的確是看見了天國的戰船”

  寧濤急道:“來了多少看見菲利普斯了嗎”

  白龍說道:“我沒有看見菲利普斯,來的也不是大型的艦隊,只有幾艘戰船,而且是普通的戰船,沒有大型的旗艦。”

  “僅有幾艘普通戰船”寧濤心中一片困惑。

  剛剛,聽到白龍說看見天國的戰船的時候,他還覺得狐姬的判斷好睿智,可是聽白龍這么一說,他又不確定了,那種料事如神,決勝千里的軍神kuài gǎn也變得比涼水還淡了。

  “是的,我也感到奇怪,但真的只有五艘普通的戰船,菲利普斯也不在那小船隊之中,如果他在,我一定能感應到他的存在。”白龍說。

  寧濤說道:“你是在發現了那支小船隊,然后就被那真龍襲擊了”

  白龍點了一下頭,金色的眼眸里也閃過了一絲恨意和不甘:“我在海里,隔著好深的好水偵查那支小船隊,可是它就沖了過來偷襲我我猝不及防,被它的龍角重創我問它為什么偷襲我”

  “它說了什么”寧濤追問。

  白龍淬了一口血水:“媽的,那混蛋什么都不說,繼續攻擊我,我就是沒受傷都打不贏它,更別說是受了重傷我就跑了,它追了我一段路,似乎鐵了心要殺死我,我就想把它引到蟲二這里來可是它追了一段路之后就回去了。”

  寧濤陷入了沉思之中。

  喜兒說道:“你這個表親會不會是一個瘋子”

  白龍一副頭疼的樣子:“我的喜兒主母,我和那個混蛋不是親戚好不好”

  喜兒皺起了眉頭:“我不是你主母,你不要亂叫。”

  “將來不就是了嗎”白龍說。

  “將來也不是”喜兒說,中間有一個很明顯的停頓。

  說著說著怎么就不按方向行駛了

  寧濤干咳了一聲:“白龍,你逃走的時候有沒有聽到什么特別的聲音,比如法螺的聲音”

  白龍搖了一下頭:“沒有但是”

  “但是什么”寧濤的心里又有了一個不好的預感。

  白龍想了一下才說道:“法螺聲倒是沒有,可好像聽到了簫聲。”

  “有人吹簫”喜兒很驚訝的樣子。

  白龍說道:“嗯,有人吹簫。我以前也喜歡吹簫,我自己還用靈竹做過簫,所以我對簫音很熟悉,一聽就聽出來了。”

  喜兒說道:“你們龍都喜歡吹簫嗎”

  “我喜歡,別的龍喜歡不喜歡我就不知道了。”白龍說。

  寧濤說道:“我們或許遇到了一個糟糕的情況”

  “什么糟糕的情況”喜兒又補了一句,“你說話不痛快。”

  白龍說道:“我受了這么重的傷,這還不算糟糕嗎”

  寧濤說道:“我說的糟糕的情況可不是你的傷,你的傷已經好了。”

  他抬起了那只捂著傷口的手,那傷口已經愈合了,就連一點疤痕都沒有留下。

  白龍驚訝地道:“主公,我們就這么聊了幾句,你竟然治好了我的重傷,這太太厲害了。”

  寧濤說道:“與愛麗美斯的斷腿相比,你這點傷算什么。我所說的糟糕的情況是,天國的仙王菲利普斯找到了一條真龍助陣。”

  白龍驚訝地道:“這怎么可能那可是真龍啊,怎么可能為菲利普斯”

  喜兒打斷了他的話:“你主公連凰女都能娶到手,人家菲利普斯找條龍助陣,你真的有必要這么驚訝嗎”

  白龍不驚訝了。

  是啊,主公天天摟著凰女睡覺,眼前這小白虎也難逃主公五指山,一指禪,憑啥人家不能找條真龍助陣

  寧濤說道:“白龍,你發現船隊的地方有多遠”

  白龍伸手掐算了一下:“估計兩千里,從這里一路往西就能看見那支小船隊。”

  寧濤說道:“兩千里不遠,他們會路過這個小島嗎”

  白龍說道:“應該會。”

  寧濤說道:“那我們在這里等那支小船隊,如果那條真龍過來,我給你討個公道。”

  喜兒說道:“要跟真龍打,你不回去把凰姐姐叫來”

  寧濤說道:“我和你聯手還打不過那真龍嗎”

  喜兒頓時皺起了眉頭:“你是覺得我打不過那真龍嗎那真龍要是來了這里,我就打給你看。”

  寧濤笑了笑:“好,到時候我們一起揍它。”

  虎頭虎腦的女孩好哄,就是脾氣有點暴躁,動不動就會打人。

  “白龍,這島上有沒有什么更好的地方讓蟲二搬過去神廟在沙灘上,一言就被看見了。”寧濤說。

  白龍說道:“小島的山上有一個山洞,神廟搬過去很合適。”

  寧濤說道:“你去跟蟲二說讓它搬過去,我和喜兒姑娘在這里看著。”

  “馬上去。”白龍去了。

  寧濤說道:“喜兒姑娘,我們接著聊聊你的天生法術。”

  “你真笨,我剛才寫的你都沒記住嗎”

  寧濤說道:“白龍一來,你就把那些符文擦了,我看都沒有看清楚,怎么記住”

  喜兒給了寧濤一個白眼,然后蹲了下去,用手指在沙灘上寫畫符文,一邊寫畫,一邊給寧濤講解。

  因為有愛麗美斯給從混沌之石中提取的時間靜止術,寧濤有一定的基礎,學得很快,也有了一些新的理解。

  就在這個過程里,蟲二將神廟從沙灘上搬到了小島上的山洞里。

  “蟲帝,給一粒神晶怎么樣”白龍試探地道。

  蟲二說道:“朕都不敢亂動,你去問你主公要去,只要他開口,朕就給你。”

  白龍說道:“我要是好開這口,我還問你干什么這三生鼎里那么多神晶,你給我一粒,又有什么關系”

  蟲二說道:“拿你龍鞭來換。”

  白龍:“”

  他不想跟蟲二說話了,大步往門口走去。

  蟲二說道:“你現在不能走。”

  白龍氣道:“問你要一粒神晶你都不給,還管我走不走”

  蟲二說道:“你傻啊,你知道火凰母為什么沒有跟來嗎”

  “為什么”白龍一頭霧水。

  蟲二說道:“這是給寧愛卿和喜兒創造機會啊,孤男寡女的在一個無人的小島上,有些事情自然而然的就發生了,你跑過去湊什么熱鬧在這里等著。”

  白龍不樂意:“又不是我主子,我為什么聽你的”

  蟲二嘆了一口氣:“算了算了,那拿你的龍毛來換。”

  白龍的嘴巴張了張:“你要我的龍毛做什么”

  蟲二說道:“你不覺得朕需要一點裝飾嗎”

  白龍:“”

  沙灘上。

  “記住了嗎”喜兒直盯盯的看著寧濤。

  寧濤點了一下頭:“記住了。”

  雖然是記住了,但是要完全理解和施展卻還需要一些時間。

  喜兒忽然探手在腰間一抓,獸母錘便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寧濤頓時愣了一下:“你要干什么”

  喜兒說道:“我親自給你演示一下,要不要”

  你把錘子都拿出來了,還問人要不要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