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女子監獄風云 > 第2422章
  甘嘉瑜掛斷了和賀蘭婷對話的手機后,盯著我,說道:“是我錯了,張帆哥哥,人家賀蘭婷對你很好呢。要獨自一人來救你了。”

  我有氣無力說道:“甘嘉瑜,即使你干掉了我們,也有人會干掉你的。”

  甘嘉瑜說道:“這是這世界的游戲規則,生存法則,為了利益,為了生存,不是你被干掉,就是我被干掉,這很正常呀,張帆哥哥,不是嗎。”

  我說道:“你有什么事,你盡管沖著我來,不要對付賀蘭婷。”

  甘嘉瑜說道:“真愛呀。果然真愛。我都好羨慕你們了,她有你這么好的男人喜歡,你有她這么好的女人喜歡。難怪你都看不上別人呢。”

  我說道:“你這女人,心腸歹毒,心如蛇蝎,就是長得再美,我也不會喜歡上你的。”

  甘嘉瑜一拍手,說道:“哎呀,心腸歹毒,心如蛇蝎,這個形容詞我好喜歡呀。你知道嗎,我最喜歡別人怕我。”

  我說道:“神經病,別人要的是尊重,不是害怕。你個神經病。”

  甘嘉瑜哼了一聲說道:“我本來呢想把你毀容了,看看賀蘭婷還會不會喜歡你,可是你長得也不怎樣,無所謂了毀不毀容。我問你啊,如果我把賀蘭婷毀容了,你還喜歡她么?”

  我說道:“會!她無論變成什么樣子,我都喜歡她,我都會要她,我都愛她。”

  甘嘉瑜說道:“是嗎?那我就讓她毀容,看看你是不是 真的會要她,愛她一輩子。”

  我說道:“甘嘉瑜,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甘嘉瑜說道:“先管好自己吧。”

  這時候,她的那個手機響了起來,看來,是賀蘭婷打來的。

  賀蘭婷這家伙,難道真的過來了嗎?

  甘嘉瑜準備接的時候,對手下說道:“你來接,問問她到哪兒了。”

  手下接了電話。

  開著免提,果然是賀蘭婷。

  問賀蘭婷到哪里了。

  賀蘭婷說在路上了。

  是不是一個人?

  賀蘭婷說是。

  如果不是一個人,他就死定了。

  掛了電話。

  賀蘭婷,在過來的路上。

  我心沉了下去。

  這時候,黑明珠一定帶著我們的人也在找我,估計已經找到了碼頭那一塊地方,然后從水庫那里散開,找我。

  這么一來的話,黑明珠一定會撞見開車過去的賀蘭婷的,然后黑明珠會攔著賀蘭婷,雖然她們是死敵,但是黑明珠絕對不會眼睜睜看著賀蘭婷入火坑,因為我已經被抓了,她們的目標都一樣,都是為了救我。

  這么一想,我倒是又安心了。

  不過,甘嘉瑜馬上讓手下通知賀蘭婷換個地方,讓賀蘭婷開車到一個叫鳳村的小村莊。

  甘嘉瑜太狡猾了!

  如果賀蘭婷轉變道路,那黑明珠和賀蘭婷就無法照面了。

  我大喊:“別來了!回去!”

  甘嘉瑜已經讓手下掛了電話。

  甘嘉瑜對我說道:“你真是對她好啊。她也對你好。要不我就成全你們這對算了。”

  我沒理睬她。

  黑明珠看來已經轉變了方向,往鳳村方向了。

  我并不知道鳳村在哪,也不知道離水庫有多遠,但是我知道的就是她賀蘭婷不能和黑明珠照面了,照此來看的話,賀蘭婷自己按著導航走,到了鳳村的話,那么就落入了他們的魔爪之中,就仿佛我一樣,即使帶著一大幫人,也無濟于事,因為他們只要看到賀蘭婷帶人,他們就不會過去抓人了。

  如果看到賀蘭婷帶人,甚至會對我下毒手。

  如果看到賀蘭婷不帶人,真的是一個人,他們會沖過去,把賀蘭婷抓上車,為了防止被跟蹤,馬上扔掉賀蘭婷的手機。

  賀蘭婷如果被抓來這里……

  我不敢想象下去了。

  可是,賀蘭婷的這個舉動 ,讓我十分的感動,即使她平時對我千般不好,對我壓榨剝削,可當我遇到了危險的時候,需要她親自出來救我的時候,她毫不猶豫的來了,明知是要入虎穴,此番兇多吉少,她卻還是不假思索趕來,這樣對我有情有義的女子,和她在一起,難道不幸福嗎。

  甘嘉瑜對我說道:“其實如果跟了你這么個男人,應該會很幸福的。對女人那么好,對兄弟也那么好。”

  我說道:“怎么可能會幸福呢,我對誰都好。對哪個女人都好。”

  甘嘉瑜說道:“這倒是,除了對我不好。”

  我呵呵一聲,說道:“那要看你自己,怎么對我了。”

  甘嘉瑜說道:“張帆哥哥,我覺得我對你挺好的。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不知道自己選擇誰好。”

  我問:“哦,這么說來,你是喜歡我了?”

  甘嘉瑜說道:“多多少少也是有一點的,可你眼光很高,看不上我這樣的丑女。我長得不漂亮,所以你正眼都不看我一眼,我心里好難過,大受打擊。”

  我說道:“那是因為我心里有喜歡的人了。”

  甘嘉瑜說道:“是因為她們都比我漂亮。”

  我說道:“呵呵,是的,算是吧,都比你漂亮。我說了,你這個人,外表好看,但是心丑陋,心丑的人,外表再美,也不討人喜歡。”

  甘嘉瑜說道:“我見識過很多表面假仁義,嘴里喊著義氣兄弟的假情假意的人,但還是第一次遇到你這么個固執的重感情的人,舍身為人,真是令我十分佩服。有時候,我都不知道夸你還是罵你的好啊張帆哥哥,你是被人家把你的腦子給洗了吧,你怎么那么蠢啊!為別人去死,又能怎么樣呢?”

  我說道:“你這種人,永遠不會懂的。”

  我的頭很疼,估計現在腫的跟豬頭一樣的了。

  甘嘉瑜的那個手機又響了起來。

  甘嘉瑜皺皺眉頭,看了一下,然后對我說道:“又是賀蘭婷。到底來不來了!”

  接著她對那個手下道:“你接。”

  那個手下過來接了。

  開了免提。

  那個是手下聽從甘嘉瑜的命令,問賀蘭婷到哪里了。

  賀蘭婷說道:“我快到鳳村了。”

  我喊:“別來!”

  那個手下一拳打了過來,打得我沒了氣力喊叫。

  甘嘉瑜示意手下說話,那手下對賀蘭婷說道:“時間快到了,我們先挑斷他的手腳筋!”

  賀蘭婷說道:“我想確認一下,他是死是活?”

  那個手下喊道:“你他媽剛才沒聽到聲音嗎!”

  賀蘭婷說道:“我聽到了慘叫聲,是死了嗎?你們打死了他。”

  那個手下說道:“沒有!”

  賀蘭婷說道:“如果他死了,我沒必要過去了。”

  那個手下說道:“沒有死!我這就讓他吭聲。”

  好,為了不讓賀蘭婷來,我決定不出聲,讓賀蘭婷以為我已經死了,然后她就不來了。

  那個手下對我吼道:“說話!吱聲!”

  我不說話,不吱聲。

  那個手下當即一拳打在我腹部,我咬著牙,愣是咬著牙,一句不發。

  他見狀,氣憤的又來了一拳。

  這一拳,打得我差點暈了過去,太疼了。

  我干脆就直接裝暈了過去。

  見我暈了過去之后,他們看了看我。

  甘嘉瑜問道:“不會把他給打死了吧?”

  那打手說道:“別裝了,別裝了。”

  他們拿著水,又是潑我臉上,聽我的呼吸聲,知道我沒死。

  賀蘭婷在電話那頭,非要跟我說幾句話,確認我活著才行。

  于是,他們把手機放在了我臉前,要我和賀蘭婷說幾句話,確認我活著。

  我本來不想說,可是那家伙拿著個打火機點了起來,然后把打火機放在我手臂,準備用打火機火苗燒我的手臂,這比打我好,打我可能會打死,但是打火機小火苗燒皮膚,燒不死人,可是會很疼,疼到我不得不說話。

  甘嘉瑜說道:“說。”

  我沒辦法,如果我不開口和賀蘭婷說話,我一樣被燒得忍不了疼痛叫出來。

  我只好開口了,對手機說道:“表姐,別來,別來送死!”

  想到賀蘭婷那種傾國傾城的臉龐,來了這里,就會被他們毀了,我怎么會愿意她來呢?

  賀蘭婷問我道:“還沒有死吧。”

  我說道:“托你的福,活得好的不得了,吃得好穿得好,他們對我可好了,別擔心我,快回去吧,別來。我求你了。別來丟人現眼!”

  賀蘭婷說道:“什么叫丟人現眼。”

  我說道:“你來了又救不了我,不是丟人現眼是什么。來了陪著我一起白白犧牲,何必?何必?何必。記住了,我死了沒關系,給不給我報仇都沒關系,沒所謂,你好好活著就好了。遇到你,真的好幸福,你是我這輩子的,最喜歡的女人。”

  說著,我倒是心一酸,突然想哭出來。

  這是在對她說遺言嗎。

  我本來想說最愛的女人,可是,后來還是說成了最喜歡的女人。

  因為我從不曾真正的得到過她,所以只能說最喜歡。

  賀蘭婷說道:“別這么說,等我,我就來救你了,你這蠢豬。”

  這時候,還叫我蠢豬,我也是服了她了。

  我說道:“你來了就陪我一起死了救個屁啊救!”

  甘嘉瑜不耐煩了,抽走了手機,然后讓手下說話。

  手下對手機喊道:“時間快到了,你再不來,我們就動手了。”

  接著,他掛斷了電話。

  還在找"女子監獄風云"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說很簡單!

  (www.kandashu.com = )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