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人生得意無盡歡 > 第二百四十五章 謎團
  大漢不管吳盡歡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伸出手來,說道:“吳先生,請把手機給我!

  吳盡歡揚起眉毛,斜眼看著大漢。

  大漢的態度十分堅持,伸出的手掌一動不動地停在吳盡歡的面前。

  飛機上,對方只有三人,以吳盡歡和金的身手,擊倒他們不成問題,但關鍵是,喻歡現在在他們手上,吳盡歡并不敢輕舉妄動。

  過了一會,他還是把手機掏出來,遞給大漢。后者接過來,看也沒看,直接把手機關機,并卸掉手機上的電池。

  而后,大漢又走到金近前,什么話都沒說,只是伸出手來。見吳盡歡都把手機交出去了,金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交出了電話。

  大漢把兩只卸掉電池的手機分別裝進兩個塑料袋里,對吳盡歡說道:“吳先生放心,吳先生的東西,我們最終還是會原封不動的還給吳先生!

  吳盡歡笑了笑,沒有理他,將椅背放平,他躺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既來之,則安之,他暫時還感覺不到對方的惡意,而且他也很好奇,對方的老板究竟是誰,為了見自己,竟然花費這么大的力氣,不僅動用了私人飛機,還事先把喻歡挾持了。

  大漢說得沒錯,飛機飛行接近兩個半小時,達到一座巨大又現代的機場,S市國際機場。

  下了飛機,三名大漢帶著吳盡歡和金走的依舊是貴賓通道,出了機場的側門后,外面正停著三輛黑色的SUV。

  為首的大漢率先走到正中間的那輛SUV近前,拉開車門,擺手說道:“吳先生,請上車!

  吳盡歡沒有任何的猶豫,邁步鉆進車內,金緊隨其后,也坐了進來。

  同樣是SUV,但這里的SUV和N市的SUV不一樣,車體更大,但里面的空間并沒有變大,車體異常厚重,顯然是加裝了防撞裝甲,就連車窗的玻璃都要比正常的車玻璃厚上好幾倍。

  吳盡歡和金都能判斷得出來,這是一輛防彈車。

  他二人心中的疑惑更重,對對方的身份也越發的好奇。

  為首的那名大漢依舊是坐在副駕駛座位,他戴上藍牙耳機,面無表情地說道:“出發!

  三輛SUV一同啟動,離開機場,駛入公路。

  行車的速度不慢,但足足走了一個多小時,并沒有進入S市的市區,而是越走越荒僻,向車外望去,除了山,就是樹,好在道路還算平坦,讓人感受不到絲毫的顛簸。

  汽車足足行駛了一個半鐘頭,才抵達目的地。

  三輛SUV在一座大型別墅的鐵門前停了下來。鐵門看起來已有些歷史年頭,歐式的風格,門頭上各精雕細琢一只雄獅,給大宅增添幾分威武厚重之氣。

  不用車內的人下車去開門,兩扇大鐵門無聲無息的緩緩打開。三輛SUV也隨之行駛進去。

  在外面看,這座別墅已經很龐大了,進入其中,空間更加開闊,向兩旁觀望,都是輕輕的草地。

  行過一座雄獅雕像的噴泉,汽車抵達別墅的正門前,紛紛停了下來。

qL11

  為首的那名大漢快速下車,將吳盡歡身側的車門拉開,擺手說道:“吳先生,請!

  吳盡歡深吸口氣,下了車,舉目望向面前的這棟別墅大樓。

  典型的歐洲設計,頂層為四樓,整體呈象牙白色。

  那名大漢率先登上臺階,走到樓房棕色的大門前,慢慢把大門拉開,然后欠身說道:“吳先生,請進!

  吳盡歡和金對視一眼,順著棕色的大門走了進去。

  進入樓內,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精美絕倫的大廳。

  大廳的空間又高又大,棚頂懸掛著好幾盞奢華的水晶燈,將雕刻得栩栩如生的浮雕映射得更加活靈活現。

  下面鋪著厚厚的土耳其地毯,走在上面,軟綿綿的,讓人感覺像是踩在棉花上。

  四周的墻壁有許多歐式的壁畫,畫工精美,隨便拿出一副,都堪稱是藝術品。

  大廳的中央,擺放著幾張白色的沙發,看到這幾張沙發,吳盡歡和金的心都提了起來,兩人都能判斷得出來,這幾張沙發,和對方展示的照片中喻歡所坐的那張沙發一模一樣。

  通過這一點,也可確定下來,喻歡的確是在他們手上。

  此時,沙發上正坐著三個人,兩男一女。他們年紀都不大,兩名男青年,最多也就二十五、六歲的樣子,女青年看起來也就二十出頭,或許更小一些,只不過她的裝扮太老成也太古板,讓她的年紀看起來要更大一些。

  隨著吳盡歡等人走進來,那兩名青年不約而同地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轉頭向吳盡歡看去。

  他二人的目光在他身上來回打量,帶著審視,隱約中又透出幾分輕蔑之色,二人嘴角微微上揚,臉上都掛著似有似無的冷笑。

  那名女青年則是安坐在沙發上,身子一動沒動,也沒有多看吳盡歡等人一眼。

  “忠少、義少!婷小姐!”為首的大漢向那三名青年男女躬了躬身形。

  其中一名青年笑呵呵地問道:“老陸,他就是老爺子讓你去接的人?”

  那名大漢再次欠了欠身,說道:“是的,忠少,這位是吳先生!”

  青年臉上的笑意加深幾分,他不緊不慢地站起身形,走到吳盡歡近前,主動伸出手來,含笑說道:“我叫喻連忠,大家都叫我忠少,你叫我連忠就好!

  沒等吳盡歡說話,那名大漢搶先說道:“忠少,老爺子正在等吳先生,先失陪了!

  說著話,他又對吳盡歡說道:“吳先生,樓上請!闭f完話,他在前引路,直接從喻連忠的身旁走了過去。

  吳盡歡向他笑了笑,也沒有多說什么,跟在大漢的身后,向樓梯那邊走去。

  喻連忠瞇了瞇眼睛,轉身看眼吳盡歡和大漢的背影,眼眸中閃過一抹精光,但很快,他的眼神又恢復如常,樂呵呵地坐回到沙發上。

  另名青年瞥了他一眼,笑道:“忠哥的這個馬屁,似乎是拍在馬腿上了!

  喻連忠勾起嘴角,轉頭看向那名青年,他的臉上是笑呵呵的,但卻目光如炬,眼神卻陰冷得如同冰刀一般。

  另名青年聳聳肩,重新拿起杯子,氣定神閑地喝著咖啡,同時看向對面沙發上的年輕女郎,笑吟吟道:“婷婷,你的表現未免也太冷漠了吧!

  年輕女郎仿佛沒有聽到他的揶揄,如同一潭死水的眼簾,沒有絲毫的波動。

  且說吳盡歡,跟著那名大漢上到二樓,在一間房門前停了下來。

  大漢回頭示意吳盡歡稍等,然后抬手輕輕敲了兩下房門,說道:“老爺子,吳先生到了!

  “進來吧!”門內傳來蒼老的說話聲。

  大漢輕輕把房門推開,然后側身站到一旁。

  吳盡歡看了看他,邁步走了進去,金正要跟進去,大漢抬手把他攔住,向他搖搖頭,說道:“閣下還是和我在這里等的好!

  一腳已經踏入門內的吳盡歡回頭看了金一眼,向他點了點頭。

  等他走進去后,大漢立刻把房門關嚴,而后和金大眼瞪小眼的站起門外。

  這是一間書房,只不過內部空間很大,看起來更像是一座小型的會客廳。

  書房里有三人,坐在一張實木書桌后的,是位六七十歲的老者,他的頭發已經花白,但保養得極快,不僅紅光滿面,臉上連個褶子都看不到。

  老者的樣貌生得極好,濃眉大眼,鼻直口方,即便是上了年紀,依舊稱得上是相貌堂堂,俊逸不凡,尤其是他的眼睛,時而炯炯有神,射出駭人的精光,時而又變得霧蒙蒙,溫柔又迷人。

  看到他,吳盡歡的心不自覺地漏跳了幾拍,他的第一感覺就是,這個老者和喻歡長得太像了,兩人的五官,相似的程度差不多有七、八分的樣子。

  書房的沙發上,還坐在兩個女人,其中的一位,正是讓吳盡歡心急如焚的喻歡,而另一位,則是個和喻歡年紀相仿、打扮得高貴典雅又一絲不茍的貴婦。

  看到喻歡好端端的坐在這里,吳盡歡提起來的心總算是落下了一些。

  還沒等吳盡歡開口說話,坐在喻歡旁邊的貴婦站起身形,笑容滿面地說道:“是歡歡吧,長得和小妹年輕的時候真的太像了!

  說著話,她又向書桌后的老者擺擺手,小聲提醒道:“歡歡,他是外公,快叫外公!”

  外公?果然!

  當吳盡歡看清楚老者的模樣時,他的心里已有所預感。因為喻歡和他長得實在太像了,兩人不可能毫無關系。

  只是他想不明白,既然喻歡有個這么厲害的老爹,她為什么寧愿待在F市過苦日子,也不肯回S市找他?

  老頭子就更奇怪了,把女兒一個人扔在F市二十年,不聞不問?

  這其中的原委,他還想不明白,不過他也不著急發問。

  他沒有理會那位貴婦人,徑直走到喻歡近前,輕聲說道:“媽,你沒事吧?”

  喻歡也站了起來,自然而然地握住他的手。通過她把自己的手抓得緊緊的,并不停地顫抖,吳盡歡能感覺得出來,她此時的情緒很激動。

  她轉身看向那名老者,輕聲說道:“爸,他……他就是歡歡!”

  “別叫我爸,我并沒有承認你是我的女兒!痹捠菍τ鳉g說的,但老頭子的目光一直落在吳盡歡的身上,打量個不停。

  喻歡深情一黯,低垂下頭,握著吳盡歡的手也抖動得更加厲害。

  吳盡歡心頭的疑惑更重,難道喻歡是這個老頭子的私生女?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解釋得通了,為什么這么多年來,父女倆都是互不相認。

  他反握住喻歡的手,含笑說道:“媽,我這次專程過來,是接你回家的!

  說著話,他又對老頭子笑了笑,說道:“老先生,多謝這兩天你對我母親的招待,我們也不多打擾了,告辭!

  說完,他拉著喻歡的手,轉身就往外走。

  老頭子目光如電地注視著他,幽幽說道:“回家?你認為你的家在哪?”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